23

普京的欧洲现实检验

柏林—长久以来,西方一直对普京的俄罗斯抱有幻想——如今,这一幻想在克里米亚半岛被一举击碎。西方本可以(也应该)更好地知道,自第一次任俄罗斯总统以来,普京的战略目标就一直是重塑俄罗斯全球霸权的地位。

在这方面,普京用俄罗斯的能源出口逐渐恢复了二十五年前苏联解体造成的领土损失。乌克兰是这一战略的核心,因为没有乌克兰,复苏的俄罗斯就无法实现其目标。因此克里米亚只是第一个目标;下一个将是乌克兰东部以及乌克兰作为一个整体国家的永久动荡。

在我们眼里,东欧、高加索和中亚的后苏联时代国际体系正在被推翻。十九世纪的国际秩序概念——以零和实力平衡考虑和利益圈为基础——有可能正在取代国家自决权的现代范式、国界的不可侵犯性、法治精神以及民主的基本原则。

结果,乌克兰剧变将对欧洲及其对俄关系造成巨大影响,因为它将决定欧洲是否能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规则下。有人(如普京的西方辩护者)认为西方可以适应俄罗斯的行为,这有可能导致进一步的战略升级,因为软方针只能让克里姆林宫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