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中东和历史的回归

柏林—自二十年前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提出世界已达到历史的终结以来,历史便让世界扼住了它的呼吸。中国崛起、巴尔干战争、201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阿拉伯之春”以及叙利亚内战都与福山所看到的自由民主的胜利不可阻挡的趋势背道而驰。事实上,从1989年欧洲共产主义失败到俄罗斯和西方冲突重燃,可以说历史在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但在中东,历史每一天都在发挥作用,并产生最具戏剧性的结果。由一战后的奥斯曼帝国诸部组成的旧中东显然已经分崩离析,其中美国在这个冲突频发地区的行为要占很大原因。

美国的原罪是小布什总统在2003年发动的入侵伊拉克的战争。当时掌权的“新保守派”忘却了填补伊拉克和中东地区在推翻萨达姆·侯赛因后留下的权力真空的需要。奥巴马总统的撤军也操之过急,构成了美国的第二个失败。

美国的撤军与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内战的爆发几乎同时,而其作为地区秩序维持力量所表现出来的持续的消极性如今有可能导致伊拉克分裂——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迅速崛起,并且已经打下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事实上,ISIS已经控制了巴格达西北的大部分地区,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边境实际上已不复存在。两国的邻国边界也有可能被武力重新勾画。已然爆发的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几乎肯定会继续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