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以色列忽视的和平红利

特拉维夫—奥斯陆协定距今已有二十年,全面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协定前景从未如此暗淡过。事实上,约五十万占领区(包括东耶路撒冷)以色列定居者意味着建立相邻的巴勒斯坦国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因此,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的重新要求和平看来是太晚、太微不足道了?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声称,他的政府没有为重启与巴谈判设置先决条件。与此同时,他的住房部长艾利尔(Uri Ariel,他本人也是占领区定居者,也是兼并主义政党犹太家园党(Jewish Home)党员)发动了新一轮定居扩张潮,骎骎然欲将1967年边境与约旦河谷连接起来,从而将巴勒斯坦领土一分为二。内塔尼亚胡自己也坚持“坚不可摧”的安全安排,这无非是以色列出现在约旦河谷——并且再也不回1967年“奥斯维辛边界”的委婉说法。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太弱、受到太多的掣肘——来自他的竞争对手和走强硬路线的加沙地带控制着哈马斯——因此没有政治上的空间置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的核心要求于不顾。内塔尼亚胡也是如此,作为显而易见不满于被迫支持两国方案的空想家,他其实并没有追求和平的执政联盟。

因此,美国国务卿科里将要求拿出大量创造性调和内塔尼亚胡的立场和巴勒斯坦的先决条件——阿巴斯的亲信沙斯(Nabil Shaath)最近重申,以色列必须同意在1967年边界基础上的谈判。巴勒斯坦宗教事务部长哈巴什(Mahmoud Al-Habbash)甚至要求“保证谈判不会失败”,因为如若谈判失败,几乎肯定将导致新一轮动乱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