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蚊子的威胁

斯坦福—蚊子传播的疾病每年要多走数百万人的生命,因此受苦的人数更要多得多。2012年,据估计有2.07亿人罹患疟疾,其中造成627,000人死亡。登革热是热带和亚热带的主要致死病因,每年感染的人数更是高达1亿人。此外,每年还有约200,000人罹患黄热病,造成全球30,000人死亡。

染上令人痛苦甚至致命的疾病只需要被携带病菌的蚊子叮上一口,而蚊子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繁殖和增加着。对于登革热等疾病和西尼罗河病毒,目前还没有疫苗或药物可以治疗,而对疟疾等疾病的治疗在许多高风险地区也难以获得,因此我们急需更有效的措施控制蚊子数量。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好消息是,一项极有希望的新技术已经进入了实地测试。现在,需要政府机构促进它的发展。

如今,减少昆虫数量的主要手段——所谓的“不育昆虫技术”(SIT)主要依靠射线让雄性昆虫不育,然后将它们放回昆虫滋生区域和雌性昆虫交配。但这一自上个世纪中叶以来就开始使用的办法对蚊子不管用,因为雄蚊子生命力太差。

分子生物学的进步提供了类似——但远为成熟——的办法。英国的Oxitec公司通过分子基因工程技术创造了控制传播登革热的蚊子种群的新方法。

雄蚊在实验室中繁殖,它们带有一个特别的基因突变。于是它们的后代会大量产生一种让其细胞无法正常运转的蛋白质,使它们在成熟之前就死去。雄蚊不会咬人,因此释放它们不会造成健康风险,而由于它们不会有子孙后代,大自然中也不会有转基因蚊子出现。

理论上,如果在为期几个月的时间里持续释放雄蚊,蚊子数量就会大量降低。现在需要知道的是在实践中这是否管用。

开发受辐射因而不育的蚊子或Oxitec蚊子这样的产品的科学研究是在限制越来越少的环境中推进的——从实验室到限制测试再到有限实地测试。现在,Oxitec已在开曼群岛、马来西亚和巴西进行了令人振奋的实地测试,准备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展开测试。

这些测试会一直受到适当的控制和监控,以确保安全性和有效性,政府监管则提供了进一步的保障。为了确定监督的适当水平,政府机构会预先进行基于科学的风险分析。

但是,对于基因工程,这与其说是科学问题,不如说是政治问题。事实上,分子基因工程比更陈旧、更粗糙的技术(比如辐射)更精确、更可预测。但是,尽管SIT在许多地区不受管制,但对基因工程活体实验的监管审查总是有过度之嫌,全世界都是如此,政治拖延——有时甚至是阻碍——了批准。因此,基因工程的研发总是更昂贵,阻碍了投资和创新。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在蚊子控制问题上尤其如此,而这一问题又是十万火急。世界卫生组织热带疾病研究和培训计划要求监管机构强调“基于科学的、具体案例具体分析的、带有一定程度实践谨慎性的定向要求”取代依赖“需要数据解决所有理论风险的预防性方法”。换句话说,监管者应该考虑创新的公共卫生成本和效益,并加快审查。

蚊子传播的疾病造成着巨大的痛苦,政府领导人决不能让基因工程解决办法如同转基因农产品那样陷入政治和民粹主义阻力。只有务实的、基于事实的监管才能让世界认识到基因工程在疾病控制方面的全部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