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球经济的就业和结构

纽约——

全球经济正站在十字路口,不管是在宏观经济与金融稳定性上还是在对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其他经济体的影响上,主要新兴市场(以及范围更广的发展中国家)都已具有系统重要性。

比如,想想过去20年在美国发生的事吧。某些可贸易部门(金融、保险和计算机系统设计)的价值和职位数量都获得了增长,而其他(电子产品和汽车)虽然价值有所增长,职位数量却下降了,因为低增值部分工作岗位转移到了海外。两相抵消,可贸易部门的就业岗位增长数量几可忽略不计。

美国经济之所以在2008年之前没有出现明显的失业问题,是因为不可贸易部门吸收了大部分新增劳动力。如今,该部门的职位数量增长已难以为继。从1990年至2008年,将近40%的净增就业岗位来自政府和卫生部门。财政状况不良、地产价值重估以及消费不振表明,美国面临着长期结构性失业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