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解构欧元

巴黎—1月,经济研究公司Markit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威廉森(Chris Williamson)将法国称为“欧洲新病夫”。法国GDP增长几乎为零,失业不断增加,公债水平节节攀升——更不用说反生产性的紧缩政策了——这让你很难反驳他的观点。由于法国对欧洲经济和政治稳定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因此这对整个欧洲工程来说都是个重大威胁。

最新发展态势验证了威廉森的论断。12月,法国商业活动降至七个月低点。尽管去年税收收入增加了320亿欧元,但政府赤字只减少了80亿欧元,公债水平从占GDP的89%上升到93%。与此同时,失业率从9.5%增加到10.5%。

显而易见,紧缩不是答案。事实上,法国必须放弃现有政策,这对它自己和对欧洲其他国家都好。

和其他欧元区麻烦经济体一样,法国的问题来源于欧元汇率与成员国的经济状况不相符这一事实。结果是这些国家的实际对德国汇率被大大高估,因为这些国家工资增长更快而劳动生产率增长更慢。由于隐含名义利率通过欧元被“永远”固定了,因此这些国家积累起相对德国的巨大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