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严肃对待科尔宾经济学

伦敦—在英国,财政紧缩已成为传统智慧的一大标志,任何敢于在公开挑战这一智慧的人都会被扣上危险的左派的帽子。目前最有希望成为英国工党下一任领导人的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便是这一“全民鄙视链”的最新受害者。他的一些立场确实站不住脚。但他对经济政策的评论并不愚蠢,应该引起恰当的仔细思考。

科尔宾提出了两个取代英国当前紧缩政策的方案:一是成立一家国家投资银行,通过取消私人部门税收优惠和补贴筹集资本;二是实施他所谓的“人民的量化宽松”——概而言之,即政府从英格兰银行借钱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第一个方案既不极端,也不新鲜。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欧洲投资银行、挪威投资银行和其他许多投资银行,它们的资本来自国家或国家集团,目的是通过从资本市场借钱为指定项目融资。成立这类机构的理由可以追溯到伟大的社会主义理论家亚当·斯密所谓的国家有对那些“公共工程和机构”负有“兴建和维护”的责任,这些公共工程对社会非常有利,但无法令私人企业盈利。

换句话说,国家永远都应该承担投资功能。将这一功能委托给专门的机构有利于在公共账户上有所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