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寡头政治的谬误

坎布里奇——近来尤其在美国公众辩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两个以往关注较少的领域,收入不平等现象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人们担忧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的收入不平等已经回到了镀金时代的极端状况;但是在世界其他国家不平等现象愈演愈烈的同时,拉美的不平等依然没有缓和的迹象。

到目前为止我们吸取了哪些教训?或许目前讨论中最有趣的一点是人们最看重不平等在穷人福祉以外的负面效果。

辩论的焦点之一是假设不平等不利于总体经济增长。另一个焦点是不平等破坏稳定,导致经济出现动荡。比方说,不平等究竟是不是2007年次贷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幕后推手?

另一个命题是不平等转化为嫉妒和不满:特定收入水平的人本来可能很高兴,但当他们发现别人拿得更多时高兴却变成了不满。一种颇具说服力的观点认为高管对薪酬的离谱要求并非因为他们那么看重钱,而是为了地位而相互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