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应埃博拉

纽约—可怕的埃博拉瘟疫在至少四个西非国家肆虐(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我们不仅需要紧急响应以阻止瘟疫爆发,还必须反思全球公共健康的一些基本假设。我们生活在一个传染病新发和再发频繁、能够迅速通过全球网络蔓延的时代。因此,我们需要一个与适应这一现实的全球疾病控制体系。幸运的是,只要我们投资得当,这样一个体系是可以获得的。

埃博拉是大量新近爆发的瘟疫的最新例子,其他还有艾滋病、非典、H1N1流感、H7N9流感等。艾滋病是这些致命瘟疫中最凶险的,自1981年以来已夺走了近3,600万人的生命。

当然,还有可能爆发更大更突然的瘟疫,如爆发于1918年一战期间、夺走5,000万—1亿人生命(远远多于战争本身)的大流感。而尽管2003年非典爆发得到了遏制,只有不到1,000人死亡,但仍险些给多个东亚经济体(包括中国)造成巨大影响。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pu57sQU/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