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可持续发展时代

纽约—半个世纪前,约翰·肯尼迪观察道:“人类可以依靠平凡的双手战胜一切人类贫困,打造任何人类生活。”这番话对于今天有着特别紧迫的意义。

我们这一代人可以真正结束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的极端贫困。但人为造成的环境破坏也有可能毁掉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因此,我们已经不可避免地进入了可持续发展时代。令我感到极为振奋的是,2014年,同名免费全球性在线大学课程将上线运营(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在这里注册)。我希望全世界人民都加入到这个课程来,你也将同时加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跨越几代人的追求。

可持续发展既是认识世界的方法,也是拯救世界的方法。从认识世界角度讲,可持续发展实践者研究经济、环境、政治和文化的互动及其对繁荣、社会包容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影响。因此,可持续发展学生必须学习广泛的课程,包括经济发展、教育、医疗、气候变化、能源体系、生物多样性、城市化,等等。

从拯救世界的角度讲,可持续发展鼓励用全面的视角审视人类福利,这一视角囊括了经济进步、强大的社会联系和环境可持续性。随着规模庞大、快速增长的世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环境破坏,以及新的技术要求新的技能,挑战也正在变得日益紧迫。没有受过适当训练、掌握适当技能的年轻人可能很难找到体面工作和收入。

我预测,几年后,可持续发展将成为我们的政治、经济甚至伦理方面的组织原则。事实上,世界各国政府已经同意将可持续发展作为2015年后世界发展日程的核心。它们很快将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并在该目标的指引下建设更安全、更公平的21世纪世界。正如2000年开始实施的千年发展目标(MDG)在与贫困和疾病斗争方面表现出极高的成效,SDG(将在两年后接棒MDG)将解决我们在能源、粮食、水、气候和就业等方面所面临的全球挑战。

我还相信,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全球免费在线课程能有助于推进全球解决方案。全球在线课程是方兴未艾的信息革命的一部分——这一个名正在重塑高等教育格局,其最重要的特征是为全世界更多的人创造了获得高等教育的渠道。

对于这一点,我个人深有体会。在我多年的教授生涯中,基本教学技术并无太多变化。我站在讲台上讲课,每堂课大概57分钟。是的,黑板逐渐被投影仪取代,投影仪又被PowerPoint取代,但尽管如此,基本教室“技术”并未改变。

但是,在新信息技术的带动下,高等教育(当然也包括其他层次的教育)突然发生了改变。如今,课程可以嵌入很多新信息——数据、视频甚至与半个地球之外的专家实时沟通。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可以获得昔日只有少数幸运儿才能获得的高质量教学资源。这在今天���其重要,因为可持续发展的挑战要求各国都拥有渊博之士和受过教育的公民。

从最新数据看,在线大学课程已经触及190多个国家的学生,他们可以观看课程、参加测验、与同学和教授交流。在线教育也在改变课堂体验。如今,我的哥伦比亚大学学生们不再仅仅出席教室聆听我57分钟的讲课,而是可以事先观看在线授课,这带来了更丰富、更深刻的课堂讨论。

我相信,几年后,我们所有人都会变成家庭、社区和国家的可持续发展领袖。数百万年轻人和快就能为解决气候变化、水、能源、交通和教育等问题出力。全世界200个国家的数千城市将需要联合所有相关利益方——政府、社区、专家、商界和非政府组织——扮演各自角色,而开放在线教育将是传播它们所需要的信息的关键。

出于这些原因,我很高兴自己的课程能成为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SDSN)普通教育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倡议,我荣幸地担任主管。SDSN动员来自学界、公民社会和私人部门的科学和技术专家支持地方、国家和全球层面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解决方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SDSM的一个关键目标是通过开发和传播在线可持续发展课程素材,并送到全世界学生面前。已有十多个机构承诺将可持续发展时代纳入它们的课程体系中,并根据自身环境和问题改编。

SDSN将鼓励全世界各大学参与到全球在线教育新时代中来。SDSN的目标是将我们的本领传授该年轻人,让他们能够明智地使用学到的知识,帮助战胜世界所面临的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