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削减支出,解放穷人

巴黎—为什么有的政府花钱比其他政府多?这个问题要比乍看上去更复杂,特别是在欧洲。

如果比较一下丹麦(2012年期剔除债务利息支付的公共支出占GDP的58%)和美国(这一数字是35%),那么答案或许是显而易见的。全面的公共服务和福利国家是毫无争议的原因。数据似乎证明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著名论断的正确性——欧洲的问题是它的人口占世界的7%,GDP占25%,而社会支出要占50%。

从这个角度看,欧洲政府面临着不容易的选择。大部分欧洲国家在寻找遏制公共负债、减少赤字和在不让穷人情况变糟的情况下削减支出的方法。但是,从美国和其他非欧洲国家的经验看,它们可能必须在破产和不平等之间做出选择。当税收已增无可增的时候,这些国家的政府便不再能够既偿还债务,又保持现有福利支出水平。

但是,在比较欧洲国家与欧洲国家时,答案就不那么明显了。大部分人都支持风险社会化、厌恶不平等——“欧洲社会模式”的基础。但它们的公共支出水平差异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