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元区的十字路口

巴黎—2014年即将来临,金融市场十分平静,欧洲政客们大舒一口气,但在引发过去四年的危机的根本性问题依然存在,现在是时候纠正它们了。这是两篇最新的重要文章的观点,其中一篇来自一个由德国经济学家、律师和政治学家所组成的名叫“格里尼克集团”(Glienicker Gruppe)的跨党派组织,另一篇来自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现普林斯顿大学和欧洲智库布吕格尔(Bruegel)的阿肖卡·莫迪(Ashoka Mody)。

但是,除了必须采取行动之外,两篇文章的作者几乎没有共同点。格里尼克集团指出,欧元区的生存需要有共同预算的政治联盟。莫迪说欧盟的联邦计划五年来从未令人满意,唯一能取得进展的方式是放弃协调国家政策,转而追求分散化的联盟。

他们的共同前提是正确的:对欧元危机自鸣得意是错误的,目前所采取的的纠正措施远远不足以确保持续的稳定,应该利用当下的喘息之机设计欧盟的永久基础。此外,德国出现了跨党派执政联盟,欧洲也将在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后迎来新的治理集体,这给新思维开启了一扇窗。

两篇文章的分歧在于政治而不是经济。格里尼克集团认为稳定的货币联盟需要转移支付机制帮助缓冲严重的经济衰退,也需要合法政府以确保无论何时所有国家都有民主和法治精神。它们的观点是,欧盟已经越过了欧盟成员国可以独立行动的一体化阈值。欧元造成了极深的互相依赖局面,需要有与之相称的工具管理共同公共品。它们指出,欧元区无法接受有成员国出现新法西斯主义政府的局面,而防止这一结果的发生既需要胡萝卜(转移支付机制),也需要大棒(超国家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