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的高卢心

马德里—欧洲需要一个骄傲、繁荣、能够战胜悲观怀疑的法国。我们需要这个曾经伟大、将来也伟大的国家——一个用革命、文化和价值启发全世界的法国。学者、政治家、戴高乐的密友阿兰·佩雷菲特(Alain Peyrefitte)说,“没有欧洲,法国将一无是处,”但是,没有法国,欧洲也将一无是处。

今年的纪念日值得我们深思法国的未来。7月14日是法国国庆节,也是攻占巴士底狱225周年纪念日。这一点,阿尔及利亚士兵在半个世纪前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后第一次参加了香榭丽舍大街游行,这是历史性超越的活的象征。今年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以及迅速带来德国重新统一的柏林墙倒塌25周年。

自那时以来,欧洲改变了很多。二十五年前,法国和联邦德国人口相当,都拥有约6,000万居民(意大利和英国也是如此)。德国重新统一让它增加了来自东德的1,600多万公民,扩大后的德国成为欧盟人口最多的国家。

这破坏了长期作为欧盟整体支柱的法德轴心。为了避免消极的整治结果,德国同意削减其在欧盟事务上的投票权重,这一不平衡直到2009年里斯本条约(Lisbon Treaty)生效后才得到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