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叙利亚敌人

马德里—第二次日内瓦中东和平会议将在1月22日举行,会议举行前我们先来看一组惊心动魄的数字:叙利亚的野蛮内战已造成约130,000人死亡,230万难民涌入邻国,还有四百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

因此,此次和平会议可谓事关重大,对叙利亚及其饱受严重动荡的邻国都是如此。黎巴嫩收容了800,000多叙利亚难民。约旦和土耳其分别接纳了超过五十万。伊拉克接纳了超过200,000,埃及接纳了近150,000。三年内站所带来的这些数字令人难以接受。

2011年初以阿拉伯革命新阶段面目出现的事件已经演变为本世纪最严重的冲突。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却陷入了严重的分裂。自内战开始以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获得了俄罗斯的明确支持。但俄罗斯的战略自始至终都是一致和明确的,而西方则不是这样。美国和欧盟都十分犹豫,对冲突没有明确态度。这一犹豫与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尔的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后三个国家坚定地支持逊尼派反对巴沙尔以及决意支持巴沙尔政权的什叶派伊朗及其代理人黎巴嫩真主党。

叙利亚内战是长期困扰该地区的复杂地缘政治问题的结晶:逊尼派-什叶派分裂。这一宗派分裂种下了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争夺提取控制权的种子。但是,叙利亚反对派的激进化让局面更加复杂了,催生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逊尼派陷入了分裂,较温和的势力反对激进的基地组织。事实上,在过去几天中,逊尼派的内斗便造成了700多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