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由内转外的经济政策

纽黑文—世界经济陷入了危险的错觉。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大繁荣已经转变为规模更大的萧条,决策者求助过时的金融工程,妄图重获魔法。这使得失衡的全球经济成了现代经济政策史上国模最大实验的“培养皿”。决策者认为,这是一个受控实验。大错特错。

二战后日本的兴衰预示会发生什么。欣欣向荣的日本经济增长奇迹有一个前提,即不可持续地抑制日元。1985年,欧洲和美国以广场协议挑战这一重商主义方针,日本银行的回应是激进的货币宽松,这引起了巨大的资产和信用泡沫。

后来的事历史书上都有。泡沫破裂,立刻拖累了失衡的日本经济。生产率严重恶化——此前这一症候被泡沫掩盖——因此日本无法实现有意义的复苏。事实上,日本至今仍在与失衡作斗争,因为它无法或不愿采取急需的结构改革——即首相安倍晋三的被称为“A安倍经济学”的经济复苏战略的所谓的“第三支箭”。

尽管日本的方针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但世界其他国家仍铁心要用货币政策解决结构性问题。美联储专职经济学家的一份2002年的讨论论文奠定了这一方针的基础,该论文也成为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治下美国宏观经济稳定政策的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