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数字反动派

布鲁塞尔—许多欧洲政客都歌颂互联网。不幸的是,他们的高尚颂词往往空洞无物。在国内保护主义利益的支持下,同一批政客往往既呼吁强大数字日程,又提出要采取严格的新监管刹住互联网的“干扰”。

如此两面派颇具误导性。如果欧洲想要在21世纪繁荣下去,其新当选领导人就需要采取积极务实的亲互联网政策。这意味着签署数字自由贸易协定,创造真正的、统一现今28个各自为政的国家法律管辖区的单一欧洲数字市场。过时已久的版权和授权法必须予以修订。新隐私规则必须保护公民、允许创新;与此同时,关于强制性数据局域化和局域“互联网”的要求应该受到抵制。

这一真正的数字日程如若得到实施,可以提供欧洲在金融危机后最需要的东西:经济增长。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目前互联网贡献了美国13%的经济产出。各种企业都要依赖数字经济。小公司只要轻敲键盘便可出售波兰古董、巴伐利亚传统服饰和西班牙鞋子,从而走出国内市场,拥抱全球消费者。

饱受金融制约的欧洲可以通过解放互联网创造新就业岗位而不增加新债务。欧盟委员的数据表明,到2018年,欧洲的所谓“应用经济”(app-economy)工作者将从2013年的180万增加到480万,行业收入将增长三倍以上,达到630亿欧元。我们还知道,到2020年,90%的工作岗位要求员工拥有信息和通信技术方面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