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通货膨胀、美联储和大局

美国剑桥—通货膨胀——它的原因以及它与货币政策和金融危机的关系——是今年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央行行长和学者国际会议的主题。但是,尽管决策者渴望为潜在未来物价稳定风险做好准备之心可以理解,但他们并未把这些担忧置于最近全球层面通胀发展的环境(或置于历史角度)中考虑。

从有数据的189个国家看,2015年中位通胀水平正好不到2%,略低于2014年,也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的预测。下面的数据显示,目前近一半的国家(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大国和小国)通胀没有超过2%(大部分央行定义物价稳定的数字)。


另一半中的大多数做得也不差。在20世纪70年代石油冲击后直到80年代初的一段时期中,近三分之二的国家录得超过10%的通货膨胀率。根据最新数据(大部分国家为7月或8月数据),“只有”14个国家出现了高通胀(图中红线)。委内瑞拉(今年没有发布官方通胀数字)和阿根廷(已有多年没有可靠通胀数据发布)在这一群体中鹤立鸡群。伊朗、俄罗斯、叙利亚、乌克兰和一些非洲国家组成了其他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