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不公正的沙漠

伯克利—到目前为止,我所读到的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的最佳书评由我的朋友、经常与我合作写作的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迈克尔·托马斯基(Michael Tomasky)的《民主杂志》(Democracy Journal)上。赶紧去读一读吧。

无动于衷?你说你不想读5,000字的文章?这一时间花的绝对物超所值,我可以保证。但如果你无动于衷,那么就听我说吧。我要说的不是这篇书评的概要和亮点,而是对萨默斯对道德哲学的评论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侧面做一个简单的扩充。

“现有公司治理安排漏洞百出,”萨默斯写道,“但是,我认为,对于喜欢否认生产率与薪酬有任何关系的皮克提的人,我们应该给与回击。”为什么?“赚钱最多的高管并不是在……经营上市公司”并且“在董事会中安插各种朋友,”萨默斯说。相反,他们是“被私募股权公司选来经营它们所控制的公司的。这绝不是在为非常规薪酬开脱——只是提出一个关于这一现象背后的经济动力的问题。”

最后一个句子指出,我们关于谁值得获得什么的道德哲学讨论开始与收入分配的边际生产率理论的经济学相关,从根本上说,这根本毫无裨益。假设确实有决策者愿意在真正的市场交易中花大钱聘用你,其原因并非你过去给他们带来过甜头或者他们希望日后能从你身上尝到甜头。萨默斯说,这并不意味着你“赚了”或“应得”你得到的钱,从任何一个相关角度看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