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互联网的下一个动作

伯克利—十年前,世界从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废墟中复兴,并且开始以更冷静的目光看待互联网的潜力。尽管投机的贪婪和对错过的恐惧夸大了短期展望,但互联网广阔的长期前景从未受到过怀疑。我和其他乐观经济学家都认为,自由信息和通信将开启一个生产率迅速增长、福利迅速改善的时代,并且所有人都能或多或少地从总获益,不管他有多少技能和财富,有怎样的社会背景。我们是对是错?

从很多方面看,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所带来的东西超过了预期——并且是以无法预测的形式实现的。对许多人来说,数字时代的真正令人惊奇之处在于它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任何人,只要拥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互联网接入,就可以与虚拟朋友对话(或谈论虚拟朋友);就可以见证可能发生也可能没有发生的重大事件;就可以在无比复杂的虚拟世界中玩游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互联网创造了一个幻境,任何人都可以走进其中,并刺激我们实现更高的现象里。事实上,任何对这一价值嗤之以鼻的人都应该想一想,从荷马在篝火旁吟唱阿克琉斯的传说开始,梦想就一直是我们的快乐和灵感之源。

但互联网的好处并不局限于在线上工作或游戏的人。任何人都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好处。你可以去一下沃尔玛、好又多、乐购或利德尔(Lidl)等全球各地的超市,将当今的商品价格、质量和种类与几十年前比一比。我们的生活远比从前更美好,这主要反映了全球供应链的快速发展,对客户偏好的实时监控让位于地球另一端的制造商立刻就能知道应该生产什么、何时生产、生产多少。

远远不止这些。公司使用互联网实现新思想的“众包”,甚至让客户共同为他们自身设计产品。新的基于网络的平台让普通人——没钱也没有特殊技能——共享汽车、闲置房间甚至DIY工具,从而对全球公司的主导构成了挑战。“物联网”正在将简单地家用物什——如恒温器——与网络连接起来,让所有者节约成本甚至降低碳排放。

但我们仍然要问:真是所有人都从新经济中获益吗?只有少数幸运儿——特别是那些将创新思维与金融敏感性结合起来的人——充分捕获了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带来的货币利润,成为时代弄潮儿。

在他们之下,大部分人尽管享受着便捷而廉价的技术,却在节节败退,真实工资下降之势已经持续多年。这不是暂时性的下降:发达西方经济体的劳动力已不再能够要求巨大的工资溢价,工人处境也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此外,对白领管理者和雇员——让复杂的全球公司机器保持运转的昔日中产阶级中间力量——的高需求不再。他们的许多技能正在变得过剩,而长期以来他们正是依靠这一技能维持着自己的地位、职业和生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当今普通中产阶级家庭来说,胜一场大病就可以导致财务崩溃。买房子意味着终身负债。给孩子提供良好教育需要家长做出奋斗和牺牲。在过去两代人的时间里作为中产阶级家庭(以及许多工作阶级家庭)的标准的条件正在我们眼前消失。

有谁为他们发声?大部分家庭将从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的不断演进中获益。但如果超廉价产品和服务、自由信息和虚拟休闲体验能够扩展,中产阶级和工作阶级家庭将获得更多的好处。能够领悟如何据此驾驭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的政客有望成为选举的常胜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