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青藤联盟投资者

在过去20年中,我所执教的学校耶鲁大学将其捐款组合交付给了斯文森一人。在此期间,这一组合从10亿美元多一点增长到了180亿美元,每年的平均回报超过16%,这一比率可能是任何主要大学中最高的。而且,也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在今年六月份结束的最新财政年度中,回报率为22.9%。

耶鲁大学的校长们过往不息,而斯文森则岿然不动。他为耶鲁大学做出的贡献超过了任何一位校长或任何某人。在大学中,观点比金钱更为重要。但是,180亿美元却可以为许多新观点创造环境。耶鲁大学有学生11,500名,这样,每个学生均摊150万美元多 (不包括耶鲁大学的建筑和艺术收藏,每一项都值几十亿美元) 。

这是如何形成的呢?斯文森如何挣到那么多的钱?每个人,不仅仅是我们耶鲁的人都在疑问。

毕竟,许多人都一直在传播“高效市场假设”。这一假设认为,全球的金融市场变得极为富有竞争性,乃至从投资中获得超过正常的回报是不可能的。任何在金融市场中长袖善舞必定是极为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