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lys Newly appointed Prime Minister Giuseppe Conte, Italys Interior Minister and deputy Prime Minister Matteo Salvini, Italys Labor and Industry Minister and deputy PM Luigi Di Maio and Italys Undersecretary for Prime Minister Giancarlo Giorgetti ANDREAS SOLARO/AFP/Getty Images

意大利对欧洲的四重威胁

斯坦福—意大利新任经济和财政部长吉奥瓦尼·特里亚(Giovanni Tria)试图向市场保证,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联盟党(League)的新联合政府不会放弃欧元,也不会违反欧盟财政规则放任预算赤字膨胀。但欧洲绝非高枕无忧。意大利的民粹主义疑欧派政府进一步突显出意大利银行业、公共债务、劳工和移民政策以及增长模式所带来的中期风险。

今年11月,将欧洲经济共同体变为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将迎来签订25周年;而明年则是欧元发行20周年。这两项制度不但存活下来,还实现了扩张,尽管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和英国退出欧盟的决定对它们造成了挑战。但是,欧元区固然抵挡住了这些风暴,但它仍然受到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问题的困扰。

近几年来,民族主义和反移民情绪的日益高涨导致民粹主义政党崛起,这些政党愿意挑战欧盟规则,对抗布鲁塞尔官僚。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许多欧洲银行表现很不稳定,欧洲多国主权、公司和家庭债务水平节节攀升。尽管失业率有所下降,但仍然是美国的两倍。在经历了最近的反弹后,欧洲总体经济增长率再次下降。

此外,欧洲人口正在老化,但削减过度转移支付、高税收和僵化的监管的尝试收效甚微。最好的例子当属法国总统所提出的退休金、税收和劳工市场改革,他的这些改革处处受到牵制。

总而言之,欧洲长期受困于增长萎靡、主权债务过高——当利率最终开始上升时,这将造成更加沉重的负担——以及疲软低效的银行。放眼未来,银行业的更多的麻烦有可能带来极其艰巨的挑战,因为欧盟一大半信贷来自银行——德国和意大利的这一比例达到了70%。比较而言,只有35%的美国信贷来自银行。

此外,许多欧元区国家经济始终萎靡,竞争力始终不振,原因在于它们无法实施货币贬值。丧失货币主权,加上人口约束和移民和难民危机,有助于解释为何如此多选民倒向了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在意大利、英国和其他重要成员国,对共同财政规则和人口自由流动等欧盟基本原则的敌意日嚣尘上。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欧洲的问题往往会彼此强化。增长萎靡导致银行不良贷款难以出清,这反过来进一步制约了增长,助长了公共不满。即便意大利新政府排除了近期与欧元摊牌的可能,它还是会面临这些经济问题。特里亚宣称增支和减税不再考虑选项之内;但这正是执政联盟在组建政府时达成一致的政策组合。

民主国家的选民经常会支持增支和减税,尽管这会给国家债务带来影响。但意大利的公债水平高达GDP的130%,已是欧洲最高。如果当局最后真的罔顾欧盟预算规则,其他成员国政府有可能也会步其后尘——特别是如果国内政治压力有这样的要求的话。由于极低的利率环境,意大利能够将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下,从而符合欧盟增长与稳定共约的要求。但如果借贷成本最终开始升高,意大利的债务蜜月也将结束。

更糟糕的是,用地阿里主权债务中有很大一部分持有在摇摇欲坠的本国银行手中。意大利人向来对欧盟的“自救”(bail-in)指示怀有敌意——自救要求在发生银行倒闭的情况下,债权人要承担损失——因为意大利银行往往脱胎于意大利历史上的城邦国家,其所有权严重本地化。因此,某家意大利银行倒闭的话,将严重损害周边地区的经济,而某家美国银行倒闭的影响要分散得多。

另一个需要观察的领域是移民。自2011年以来,有750,000 移民穿越地中海进入意大利。如今,联盟党党魁、内政部长马特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要求其他欧盟国家——特别是法国——接受更多寻求庇护者。最近,意大利遣返了一艘载有约600名移民的救生艇,事后萨尔瓦尼在Facebook上写道,“拯救生命是责任,把意大利变成巨大的难民营不是责任。”

意大利选民对移民敌意日盛,这是欧盟大趋势的一部分,这一趋势在匈牙利、波兰和英国身上都可以见到。2016年英国退欧公投前夕,时任英国首相在最后一分钟呼吁卡梅伦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意限制进入英国的移民人数。默克尔拒绝了,而退欧公投以微弱多数通过。

讽刺的是,默克尔现在也面临着2016年卡梅伦所面临的反移民抵制。从长期看,移民对于经济一般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退休者-工作者之比不断上升的时候。但当移民数量超过一国吸收新工人的能力时,就会产生严重的经济和社会成本,至少在短期是如此。

放眼欧盟,地方自治、国家主权和超国家权威等概念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如果欧盟周期性上升不能转化为长期持续增长,那么意大利银行、债务、移民问题和经济萎靡的四重威胁将考验单一货币以及整个欧盟一体化的韧性。许多状况都将取决于意大利新政府,但同样也取决于马克龙改革日程的成败。

http://prosyn.org/ORPzFD6/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