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2月,欧洲的反思日

维也纳—欧盟大部分国家都因为法国极右翼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可能在5月的法国总统大选中取得胜利,但欧盟的下一场考验来得要比这早得多。本周日,意大利将进行宪政改革全民公投,奥地利将选出下一任总统。两国的投票结果将产生远远超越国境线的重大影响。

在意大利,即将到来的公决已经成为对总理伦齐的群众信心投票。伦齐已经表示,如果改革遭拒,他将辞职。根据最新民调,伦齐可能会被迫履行他的承诺,进而宣告意大利——以及其他国家——改革派社会民主告一段落。在奥地利,选民将在亲欧盟和反欧盟候选人之间选择,后者是与勒庞持有相同民族主义立场的奥地利自由党(FPÖ)的诺尔伯特·霍福尔(Norbert Hofer)。霍福尔取得胜利将大大助力勒庞的选情。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支持伦齐阵营要求选民批准的宪政改革将剪除一些其前任贝卢斯科尼的遗产——这些遗产显著地表明了右翼民粹主义可能一个国家带来什么伤害。为了阻止左翼重新赢得充分的权力,以及阻挠一切可能针对他个人的犯罪指控,贝卢斯科尼大大改变了意大利政治制度。

伦齐所提出的改革要通过削减参议院(议会上院)的权力实现政治制度现代化。要打破政治僵局,进行这样的宪法修订是十分必要的,并且伦齐已经成功说服了议会两院。事实上,公决应该只是提供最终确认。

但伦齐没能改善意大利萎靡不振的经济。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八年,但意大利工业产量仍比危机前水平低25%,年轻人失业仍徘徊在40%以上。这些经济指标——意大利人称之为“危机”(la crisi)——与四分之一个世纪前波兰和东欧国家在共产主义崩溃后的情况一样糟糕。

但这些国家渡过了后共产主义难关,因为它们的领导人和足够多的人民相信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带来的憧憬。相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意大利和其他欧盟国家的这一信念受到了极大的动摇。

年少成名的伦齐确实试图通过实施劳动力市场改革改善现有制度,消除一些代际差距。但是,与20世纪90年代的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21世纪初的德国总理提施罗德不同,伦齐需要在恶劣得多的全球经济环境下施展。意大利无法以出口拉动型增长模式为基础,并且因为贝卢斯科尼留下的沉重债务负担而步履维艰。

伦齐的对手包括五星运动(Movimiento Cinque Stelle)等左翼民粹主义者和北方联盟(Lega Nord)等右翼民粹主义者,他们猛烈抨击伦齐,同时指责欧盟要为意大利的诸多经济和政治问题负责。与此同时,欧盟要求意大利管理好自身160,000北非难民,他们都是在今年到达意大利的。

如果伦齐的公投失败,五星运动领导人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已经表示他将要求举行关于意大利欧元区成员地位的新公决,这场公决很有可能取得成功。尽管意大利曾经是坚定的欧盟支持者,但如今许多意大利人支持退出一体化,特别是在6月的英国退欧公投树立了高调的榜样之后。

另一方面,欧元区成员地位公投也许根本没有必要。如果伦齐下台,意大利可能陷入不可收拾之局,从而令金融市场感到恐慌。这反过来将使意大利难以留在欧元区,因为其占GDP的132%的公债利率已经非常高。

与此同时,在奥地利,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霍福尔对阵独立左翼候选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过去10年来,奥地利由社会民主党和保守党所组成的大联盟执政;但这两个主流政党一直在互相掣肘,只有在反对霍福尔这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时才能团结一致。但是,这一僵硬的安排使得这些右翼民粹主义者能够以“体制”的唯一替代者的身份出现。

奥地利是欧盟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与意大利相比,它的表现堪称优秀。但奥地利人担心失去现有的财富,并且仍然存在政客可以利用的经济不满。比如,奥地利中低产阶级收入十年来一直在缓慢下降;总体经济增长慢于欧盟平均水平;并且失业也在攀升。

和意大利一样,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者将矛头指向欧盟,考虑要让奥地利退出欧盟。但奥地利这样做比意大利更像是自杀,而在英国退欧投票后,FPÖ的反欧盟立场其实也不像以前那样坚决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相反,FPÖ宣称要让奥地利政治制度朝总统-公决制民主转变。这也将构成对欧盟打击,因为这意味着任何欧盟立法——如将目前滞留在意大利的难民遣送到其他成员国——可以通过全民公决阻止。

柏林墙倒塌时,国家社会主义也随之倒塌,欧洲经济共同体创始成员国的应对之道是成立欧盟,并致力于加深欧洲一体化。这项工程一直进展顺利,直到2008年危机,这表明欧盟也许只能同甘,不能共苦。12月4日,欧盟将迎来意大利和奥地利的双重考验,这次考验将给上述看法提供有力的证据——有可能是肯定,也有可能是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