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o Salvini speaks at the annual Northern League Meeting Pier Marco Tacca/Getty Images

民粹主义者的欧元

伯克利—绝大多数意大利人想要两样东西:新政治领导层和欧元。问题在于能否兼得。

新领导层的问题没有争议。意大利的两个民粹主义执政党联盟党(League)和五星运动(M5S)加起来在3月4日的选举中赢得了半数,因此在议会两院都拥有多数。他们的多数优势也许很较微弱,但在选举中,主要中右翼和中左翼政党只控制了33%的席位,这表示现状被彻底否定。

第二点不那么为人所知,但争议更少:最新民调表明,60-72%的意大利人支持欧元。一些人认为单一货币保护了他们的储蓄,另一些人视之为意大利作为欧盟创始成员的象征。动机固然不同,公共观点的平衡则一。

屈于这一现实,执政联盟放弃了废除欧元的想法,将这一可能性从它们的“契约”和各自的网站上删除。死硬欧元反对者保罗·萨沃纳(Paolo Savona)出任财政部长的提案被否。但卡洛·科塔雷利(Carlo Cottarelli)也被否决而无法掌权——如果任命他为政府首脑的提案获得批准的话,大部分选民的权利都将被剥夺。基于选举结果,意大利人现在同时有了民粹主义政府和欧元,这倒颇为相得益彰。

保持这一组合则是另一个问题。如果初步措施不能带来经济增长,新政府就会失去群众支持。出于绝望和愤怒,其领导人有可能诉诸更加极端的政策。对欧元的支持也会削弱,因为政府及其支持者将指责欧盟及其最显而易见的成就——欧元导致了他们精心制定的计划无法取得成功。

事实上,不难想象,如果执政联盟落实它们的雄心勃勃的财政计划,同时推出联盟党提出的统一税和五星运动提出的全民基本收入,预算赤字可能会暴增。接着,它会受到欧盟委员会的制裁,被剥夺得到欧洲央行金融支持的资格,并面临资本外逃。意大利可能很快就会被排除在欧元区之外,并受到资本管制的约束,不管其政府是否想要这个结果。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事实上,慎重的财政刺激的观点是可靠的——只不过不是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所想的财政刺激。意大利的经济条件意味着它需要“两手抓政策”:供给侧的劳动力和产品市场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和国际竞争力,辅之以需求刺激以防止改革的不确定性和抑制支出所导致的政治噪音。尽管意大利负债累累,低利率条件和初级预算盈余意味着它仍有一定的财政空间。

但政府是否会利用这一空间推动再次增长仍然颇可质疑。联盟党的统一税主要有利于富人,而他们的消费倾向较低;同时还会激起关于不平等性的抱怨。此外,从其可怕的财政影响看,五星运动的全民基本收入有可能导致金融市场的剧烈反应。

更好的办法是降低工资和社保税,从而降低经合组织第三高的税楔(tax wedge)。这对于五星运动的选民来说吸引力很高,因为他们看到的是薪酬提高了。取决于受益者如何支出额外的薪酬,减税将刺激需求和增长。

但这些措施同时也是有利于供给侧的改革,因为它们降低了劳动力成本,并通过促使人们就业而有利于向增强生产率的技能的转型。它们对联盟党应该也具有新引力,因为支持五星运动党首马特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的企业主将得益于成本下降和竞争力增强。

欧盟委员会会允许意大利政府超过规定的赤字目标吗?和往常一样,欧盟委员会担心树立危险的先例。但它应该认识到,在每个节点上都令意大利新政府失望可能导致它更加强硬。如果预算赤字略微超标加上供给侧改革的替代方案是预算“爆炸”、公开与欧盟冲突以及大规模资本外逃,那么欧盟委员会绝对应该三思而后行。

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内部的看法是,如果受到欧盟委员会和金融市场的制裁,意大利新政府会改弦更张,放弃其财政野心以避免崩溃。但罗马的想法是新政府有选民支持,意大利太大而不能到,因此欧盟委员会和其他成员国会睁只眼闭只眼。

在美国,这种状况有一个名字:胆小鬼博弈:两辆车开足马力相向猛冲;首先大方向避让的司机就是胆小鬼。这个博弈的结局可不一定好。

http://prosyn.org/7F6Gned/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