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lys Prime Minister Giuseppe Conte looks on during a confidence debate at the Senate ANDREAS SOLARO/AFP/Getty Images

当民粹主义结出恶果

罗马——为增强面对下一次经济冲击时的“适应性”,关于欧元的辩论往往包含着复杂的金融安排建议。但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冲击却出现在政治领域。民粹主义正在整个欧盟日趋壮大,而意大利作为欧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现在正由一个由民粹主义五星运动(M5S)和民族主义联盟党组成的怀疑欧洲的执政联盟来进行管理。

就像反建制势力在七国集团或欧盟国家掌权时总会发生的那样,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以及是否有回归正常的机会。就意大利的情况而言,现在还很难下定论。但与此同时,我们可以思考欧洲人在试图遏制民粹主义潮流时可以吸取哪些教训。

主要教训是除非欧洲国家全力合作,否则他们很难面对今天民粹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复兴。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欧盟国家针对民粹主义威胁作出了与20世纪30年代以邻为壑的保护主义政策相类似的回应,每个国家都试图将问题推给其他国家,直到最终所有国家面对问题都无法继续逃避。

2015年,意大利的时任总理马泰奥·伦齐说服欧盟委员会为了遏制五星运动的威胁,其政府需要在赤字开支领域具备更强的“灵活性”。不难预见这种对欧盟预算规则的扭曲激怒了德国公众,并强化了德联邦议会对主要反对党极右翼德国新选择党(AfD)的支持。但当然,民众怒火也是迫使德国政府在2015年对希腊采取过度严格条款,从而激起该国民粹主义反叛的原因。

同样,2008年金融危机后荷兰和德国因实施银行救助而引发民粹主义愤怒导致欧盟制定了严格的反救助立法。但该立法实施后又延长了意大利的信贷紧缩,反过来又进一步刺激了民粹主义的怒火。之后又爆发了难民危机,而意大利暗中唆使移民翻越阿尔卑斯山,实质是将难民问题推给了奥地利和法国。这极大地提升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奥地利自由党和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在选举中的地位。最后奥地利和法国封锁了国境线,从而为联盟党利用因移民问题而引发的公众愤怒埋下了导火索。

当然,意大利转向民粹主义的根源也不乏国内及历史因素。由于历任政府的失败,过去20年来意大利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包括受全球竞争影响最小的服务业生产率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也一直处于停滞之中。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其实这些问题都是意大利自作自受。1945年后,意大利改革了政治体制,但却未能对经济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革。尽管已经从独裁走向民主,但法西斯制度仍然通过社团主义的方式进行市场监管,政府干预金融和制造业的现象普遍存在着。旧有制度的某些特点在1992年签署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后进一步遭到弱化,但还有部分却一直得以保留。

例如,由于工资集中谈判,意大利南部私营部门的平均薪酬仅比北部低6%,而北部的生产率则远远领先于南部。在这样的条件下,在罗马以南的任何地区投资都缺乏充分的理由,这解释了自2001年来该地区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什么会低于欧元区平均值30%左右。在这样的背景下,难怪有47%的南方人都投票给五星运动,该党派推行全面补助的提案对于因法西斯时代社团主义而停滞不前的经济看上去似乎非常适合。

社团主义与货币联盟完全不相容。但却因为其所造成的依赖性很难进行改革。这解释了为什么过去历任政府均未能实现经济现代化。在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2011年被迫辞任总理后,技术专家马里奥·蒙蒂的确采取了某些行动,但进展却在选举前放缓乃至陷入停滞之中。伦齐也推动了有限的改革,但最终却因为无法控制自我膨胀而沦为了失败者。

但即便有更高效的领导人,意大利也会面对来自欧盟的顶头风。对后2008年衰退所采取的保守的财政政策,再加上欧央行在2012年7月前举棋不定的态度导致了意大利的经济过度紧缩,严重破坏了中产阶级的经济状况,进而将他们推向了民粹主义运动。当蒙蒂在2011年11月就任总理时,五星运动和当时所谓的北方联盟的民调总和得票仍在10%以下;而今天,该数据已远超50%

2008年危机爆发后,意大利只拿出其他许多发达经济体的一小部分款项(相对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来救助银行。但其在2015年突然采取的银行“自救行动”迫使小储户承担损失,并为原本日渐衰落的五星运动注入了一针强心针。事后看来,普通意大利人的经济损失,再加上欧盟任由他们独自面对难民危机所产生的不满情绪,导致民粹主义反弹几乎成为不可避免的现象。

意大利的政治局势表明欧洲民粹主义对策所造成的破坏已经到达了何种程度。随着欧盟主流政治家试图保护自己的侧翼免遭国内民粹主义威胁,他们所采取的防御措施却在邻国进一步激起了民粹主义的怒火。结果造成了多米诺效应,这已经严重威胁到欧元和欧盟的未来。

主流政治家因为将主要精力放在巩固自身政治生涯和赢得下一次选举而未能齐心合力反对民粹主义者。但或迟或早,他们必须意识到以邻为壑的政策最终只会为他们自己带来困扰。这就是为什么意大利像2015年的希腊一样,可能很快威胁到整个欧洲。

http://prosyn.org/IktFJqQ/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