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of Euro coins in the box of a street performer ALBERTO PIZZOLI/AFP/Getty Images

众目睽睽下的意大利欧元火车出轨事件

发自纽约——如同今年的其他一些事件一样,一个持民粹主义欧洲怀疑论立场的意大利政府上台的可能性让全球投资者瞪大了眼睛。意大利和德国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距(或差价)大幅拉大,表明投资者认定意大利是一个风险较大的标的。意大利股价下跌——尤其是作为最佳国家风险测算指标的国内银行股——而针对主权债务违约的保险溢价已经上涨。甚至有人担心意大利会引发另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尤其是因为即将到来的选举很可能成为事实上的欧元全民公决。

即使是在持民粹主义立场的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和右翼联盟党夺取了议会多数议席的三月选举之前,我们就警告过市场不要对该国过于乐观。如今意大利会发现自己不仅仅是陷入了某种一次性的政治危机,还必须面对其核心国家困境:是继续受欧元的束缚,还是试图重夺经济,政治和机构方面的主权。

我们猜测为了避免全面脱离所导致的破坏,意大利将在短期内妥协并留在欧元区。但从长远来看,该国可能会越来越倾向于放弃单一货币。

自从意大利于1996年回归欧洲汇率机制之后(该国曾在1992年退出),它已将其货币主权让渡给了欧洲央行。作为交换,它得到了非常低的通货膨胀和借贷成本,令其巨额公共债务所需支付的利息大幅减少——从相当于GDP的12%下降到了5%。

即便如此,意大利人还是一直对缺乏独立的货币政策感到不安,这种失控感逐渐压倒了作为欧元区成员国的优势。欧元的采用对数百万曾经依赖周期性货币贬值来抵消意大利经济体系的低效率并维持竞争力的中小型企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该国的效率低下人所共知:僵化的劳动力市场,低下的公私研发投资额,大规模的腐败和逃税避税,以及功能失调且靡费甚巨的法律制度和公共官僚机构。然而意大利几代政治领导人在推动作为欧元区成员国所需的结构性改革时的说法都是“外部约束”而非国内必要性,从而强化了那种认为改革是被强加于意大利人身上的认知。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货币主权的丧失意味着在意大利实际上存在着两条政治指挥链。一个从德国政府通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延伸到意大利总统,财政部和央行。这一“体制性”指挥链能确保意大利履行其国际承诺并严格遵守欧盟财政规则,无论其国内政治形势如何变化。

另一个指挥链则发端于意大利总理,并通过负责国内事务的政府部门进行延伸。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两个指挥链是一致的,但当两者出现矛盾时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因此,当前的危机爆发的原因正是因为总理候选人试图任命欧洲怀疑论者、经济学家保罗·萨沃纳(Paolo Savona)为意大利的下一任经济和财政部长,却并未提前咨询另一条指挥链。而该任命已经受到了意大利总统的正式否决。

让我们回到意大利是否会选择摆脱欧元紧箍咒的问题。尽管欧元拥有众多优势,但却从未在意大利经济上兑现过。意大利当前的实际(排除通胀因素后的)人均GDP依然低于1998年启动欧元实验时的水平,而即便是遭遇了2009年以来萧条的希腊也已经成功地实现了增长

人们对这种糟糕的表现也是解释众多。一些人认为欧元区是一个不完全的货币联盟,导致德国这样的“核心”国家不断从像意大利这类“外围”国家抽取劳动力和资本。其他人可能会反对说这是因为意大利人未能遵守规则标准并实施改革,而一个成功的货币联盟就是以此为基础的。

但真正的解释已经不再重要。意大利当前的主流舆论认为欧元必须为该国的经济不景气负责。而那些公开或暗示要求脱离欧元区的政党目前则占据议会多数,并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19年初的另一次选举中维持这种状态。

如果意大利人最终面临保留或放弃单一货币的抉择,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他们起初会决定留下,因为担心会像希腊在2012~2015年间那样遭遇银行挤提和公共债券抛售。但留下的长期成本则主要是内生性通缩,由德国人制定的规则可能会驱使意大利人离开。这一决定可能会出现在另一场全球金融危机、经济衰退或不对称冲击期间,可能会将几个弱势国家同时踢出欧元区。

与英国的脱欧论者一样,意大利人也可能坚信自己有能力在全球经济中取得成功。毕竟该国拥有一个能够向世界各地出口的大型工业部门,而出口商也将受益于一个弱势货币。意大利人可能会想,为什么不在这些行业纷纷倒闭或最终落入外国人手中——这种状况现在已经在发生了——之前脱离欧元?

如果意大利人最终走上这条道路,直接成本将由国内储户承担,他们的存款将由贬值后的里拉来重新计价。如果意大利的退出会引发另一场以银行闭门谢客以及资本管制为特征的金融危机,那么成本就将更高。面对这些可能性,意大利人——正如2015年的希腊人——可能会选择忍气吞声留在欧元区内,但他们也可能会决定冒险搏一把。

尽管意大利继续留在欧元区并实施相应改革的日子会好过一点,但我们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退出的可能性会更大。意大利就像一辆火车头已经出轨的列车;距离它后面的车厢出轨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http://prosyn.org/GN7plKg/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