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rgia Meloni, Silvio Berlusconi, Forza Italia leader and Matteo Salvini Antonio Masiello/Getty Images

意大利选举对欧盟的意义

罗马—在意大利的最新选举中,选民抛弃了传统政党,转而支持反建制的极右翼运动,结果产生了一个悬浮议会,这应该让欧洲感到警醒。几十年历史的欧洲统一工程也许不仅仅是失去了活力;如果不进行深刻反思,它甚至可能无法继续存在。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债务危机揭露了经济和货币联盟(EMU)治理的重大缺陷。成员国的应对之道是城里新的机构,如单一监督机制(Single Supervisory Mechanism)和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但这些尝试几乎肯定不足以让EMU有能力抵御未来金融危机。任何相信欧洲工程的人,都应该希望后续改革尽快跟进。

但目前有一个更加紧迫的任务。特别是欧盟(EU)和EMU,目前正面临严重的政治挑战,意大利的最新选举即是明证。欧盟机构是否足够强大,能够面对这些挑战?我们是否必须重新考虑——有可能还要重建——欧洲合作的支柱?

经济和政治危机之间的联系已经众所周知。在欧盟国家中,意大利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第二大幅度的产出萎缩(仅次于希腊)——这一趋势导致经济福祉大幅恶化。最新研究表明,福祉的下降与民粹主义的政治支持的关系比起绝对水平还要密切。

从这个角度讲,经济危机几乎必然会破坏政治稳定。但欧盟的风险尤其尖锐,因为民粹主义政治力量一旦赢得权力,就有可能打着国家主权的旗号拒绝构成欧洲机构基石的吵过架规则。

面对这些“叛逆”,欧盟唯一的手段是制裁——这一临时性方案不足以制衡以否定共同欧盟规则为其政治平台基础的政府。事实上,这些制裁甚至有可能起到让民粹主义者更受民众支持的作用。最近欧盟和它的一些东欧成员国(如匈牙利和波兰)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就说明了这一点。

当然,如果被打破的是财政规则,可以由市场来予以必要的约束,就像2011—2012年那样。但如今,经济的持续复苏——以及政府和央行持有各国债务的大头这一事实——让市场很难有这样的反应。

对欧盟来说,让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地区分歧,意大利的最新选举尖锐地说明了这一点。尽管反建制政党在整个意大利都表现出色,反映出意大利人对主流政党的不满普遍存在,但仍表现出突出的南北差异。

在工业化的北方,意大利人支持极右翼的联盟党(League),它支持减税,反对移民。相反,而经济落后的南方地区——那里的年轻人失业率有的高达近60%——一边倒地支持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它鼓吹有保证的基本收入,指责地方精英的腐败。

地区不平等不仅局限于意大利。相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它已经蔓延到整个欧洲。欧盟确实有降低不平等性的预算,用来支持凝聚力政策。但鼓励经济趋同的措施在许多司法辖区取得了成功,在另一些地区,如南意大利则遇到了失败,原因正是制度性弱点和民粹主义者所诟病的广泛的腐败。

有发展政策经验的人都知道,财政转移支付无法产生趋同增长,除非有深度社会变革配合——而这要求积极的地方领导。因此,意大利选民选择支持抨击地方精英和传统政党滥用权力的新兴力量,而不再相信这些地方精英(更不用说远在天边的欧盟)能够解决问题,这一结果意义重大。

这似乎表明,欧盟必须能够实施更松散的合作条款,包括减少入盟的好处。但尽管这可能对(比如)匈牙利管用,对意大利等EMU成员来说,可能无法想象。无论如何,如果欧盟想要长期存在,让必要的制度改革得以实施,就必须找到办法让这项工程对所有人都更有吸引力。

http://prosyn.org/iYky4tu/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