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walks down the people mover in an airport Getty Images

用脚投票的意大利人会越来越多吗?

发自米兰——意大利尚无定局的大选以及向民粹主义转移的倾向可能会导致政治僵局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令到亟需的结构性改革只能原地踏步。而僵局本身以及人们脑中该国抗拒改变的相关印象可能会带来另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后果。这将导致更多意大利顶级人才涌向海外,令这一十多年来困扰该国的趋势进一步加剧。

自2007年以来,已有近150万意大利人以及400万其他外国人离开了意大利。这意味着有约8%的意大利人目前居住在国外,而实际数字可能更高。意大利籍的外派人士士为了保留自身免费医疗保健等福利,往往不愿向本国当局申报其真正居留状态。

大约1/3的这类移居外国者拥有大学学位。他们许多都是从事金融,咨询,学术,建筑或法律工作的高素质专业人士。而意大利企业家在全球各大科技创新区域建功立业的故事早就屡见不鲜了。

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都是意大利人的主要目的地。据说拥有约25万意大利人的伦敦堪称意大利的第五大城市——位居罗马,米兰,那不勒斯和都灵之后。与西欧流行的趋势相反,即使英国脱欧也未能阻止意大利移民的流入。这显然是对本国状况不满的表现——僵化的劳动力市场,资金匮乏的学术研究和初创企业,以及偏向老年人的社会经济系统都在阻碍个人发挥出自身的全部潜力。

但意大利流失的可不仅仅是那些技术熟练,雄心勃勃,富有远见的劳动者。它的知识精英也在逃离这个国家。经合组织1996~2011年的数据显示,在欧洲各主要国家中,意大利是面向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科学家净输出国。更糟糕的是流出的往往是学术成果丰硕的精英,流入的则多是平庸之辈。

在经济学方面,卡罗·阿尔贝托奖——该奖项两年一度,颁发给40岁以下优秀意大利经济学家——的8位获奖者中有7位是在国外顶尖大学就职。而人才分布顶端区域的情况则更令人沮丧。除了少数几人外,意大利的诺贝尔奖、数学菲尔兹奖,建筑学普利兹克奖或生命科学突破奖的获得者基本都是国外工作。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意大利因此而遭受的损失是双重的。首先,那些离开的人通常是在意大利政府的资助下接受教育:每个大学毕业生整个学习生涯的总花费约为60万美元。这形同与自2007年以来该国GDP每年损失4~5%。其次,由于外派意大利专家通常都是最不安于现状的群体,因此意大利失去了最有可能实现改变的因素——那些能激发一个停滞经济体并推动技术前沿的人。

如果意大利总统塞尔希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能成功推动建立一个全国联合政府,他应该将人才流失问题与劳动力市场,金融部门和养老金体系问题一起置于政治议程的首位。只有将人才流失上升到国家议题层面才能彻底排除其他政治力量的阻挠。而为了表明政府对这一问题的承诺,下一任总理应该通过任命一名宜居海外人士作为部长来扩大政府团队。

理想情况下,意大利应该通过采取必要的改革来留住和重新吸引本国人才,从而扭转人才外流的局面。但即使现在的议会成员更具改革意识,这些措施的效果也只会在长期内显现。海外意大利人部门应该将重点放在短期修复上,如实施增进接触的政策并提升外派人员对祖国的情感依恋。这些人虽然身在海外,但依然可以通过增加知识,金钱和创新回流,促进本国的国际利益,将本地企业与全球市场连接起来并帮助与海外研究中心或私营企业建立伙伴关系的方式来为意大利的复兴做贡献。如果有一天真正的变革成为了现实,他们甚至可能会回国。

新部门应该绘制海外移民地图,并汇集意大利国外顶尖人士拥有的技能和专业知识。以此评估人才外流的严重程度,与国内的潜在雇主建立桥梁,并将那些最成功的移民纳入到慈善和辅导项目中。此外政府应定期组织与外派意大利人的正式交流活动,发掘他们的想法和经验,促进创新,创业和重点行业的发展。

在这方面爱尔兰就是一个最佳灵感来源。 自2009年以来,爱尔兰一直推行着一项名为“全球爱尔兰人”的计划,通过设立特设部门和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例如全球爱尔兰人经济论坛)来促进与该国海外侨民的接触。如果没有海外侨民的支持,建议和参与,爱尔兰十年前从金融危机中的迅速复原就不可能实现。

意大利人才流失的问题已经被忽视了太长时间。而矛盾的是,当前的僵局却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大好机会。

http://prosyn.org/UNOoRvm/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