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er Italian Prime Minister and president Silvio Berlusconi ELIANO IMPERATO/AFP/Getty Images

Bunga-Bunga派对重回意大利

伦敦—意大利新大选已经定在3月4日,目前,主要竞争者正在为艰苦的八周选战摩拳擦掌。预计选情将是一场乱战,结果难以预料,但有一点已经很清楚:决定大局的人或许不是领导两大领先政党的31岁和42岁的短跑选手,而是81岁的马拉松选手。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是的,听上去令人震惊,但此次选举的造王者逃不出贝卢斯科尼之手。贝卢斯科尼层三度出任意大利总理,他创造了一个流行词“bunga-bunga派对”。他的最后一次总理任期在2011年黯然收场,当时,欧元主权危机眼看就要吞噬意大利,而由于2013年因为税务欺诈被定罪,他无法觊觎第四个任期——或任何公职——但他所领导的中右翼联盟进入选战时的势头最猛。

意大利的上一次大选在2013年进行,也是一场没有结果的乱战。此后,领导意大利的是由中左翼的民主党(PD)领衔的联合政府。而如今,在选战开始之际,意大利正处于十多年来最迅速的经济增长期,尽管失业率仍然畸高,超过了11%(年轻人失业率更是高达35%左右)。但这并没有对PD起到帮助作用。

2014年2月—2016年12月间担任总理的魅力超凡的年轻的PD领导人伦齐说自己是一个拳击手(rottamatore),将打破政治建制派的老路。但到头来,他反而让对他寄予厚望的人离心离德。他的招牌式成就是立法改革意大利僵化的劳动力市场——这绝不是赢得选票的窍门。2015年是PD的顶峰,其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赢得40%的选票,此后,PD支持率下降到只有20-25%,并且党内的左翼也发生了分裂。

如今,领先民调的第一大党是叛逆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M5S),其领导人是喜剧演员格里洛(Beppe Grillo,但其正式总理候选人缺乏经验的31岁新人迪马伊奥(Luigi Di Maio))。自五年凭借前可归结为“所有人家都有麻烦”的口号成立以来,M5S成熟了不少。它缓和了对欧元的反对。尽管在执政罗马期间表现拙劣,但其仍保持了26—29%左右的支持率。

M5S的问题在于,根据新选举法的规定,它需要赢得大约40%的选票总数才能确保议会多数。比例代表将决定三分之二的下议院席位,其余三分之一将通过单一席位选区的简单多数投票决定,M5S可能在这些选区中失利,因为它既不想,也无法形成确保多数所需要的选举联盟。

事实上,在现行选举制度下,最有利的政党类型只能是与其他政党达成选举前契约的政党,即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翼。他在1994年、2001年和2008年的选举胜利表明,贝卢斯科尼最大的优势一向是构建同盟。而和这几次选举一样,他本人的政党意大利前进党(Forza Italia)的主要合作伙伴将是分离主义、反移民、疑欧派的北方联盟(Northern League)。

当然,贝卢斯科尼也不会一帆风水。他必须排除万难,与北方联盟的精力充沛又雄心勃勃的领导人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萨尔维尼也在觊觎中右翼领导权——和联盟集团中排在第三位的较小合作党、右翼的意大利兄弟党(Brothers of Italy)就联合候选人达成一致。

尽管如此,目前的形式对贝卢斯科尼有利。意大利前进党的民调支持率在16%左右,略高于北方联盟,尽管比本党顶峰时期25%以上的支持率低很多。中右翼还有望因为选民对难民和移民的而流入的愤怒,以及公众对M5S的破坏潜力的担忧而获益。他们处于顺风位。

贝卢斯科尼将自己包装为长者政治家——甚至是一手安全牌。他软化了自己的形象,为退休者说话,并表示了对动物权利的新兴趣。此外,他仍然是明星竞选者,又正好拥有意大利主要商业电视频道。

确保绝对多数对于贝卢斯科尼集团来说有些过于苛刻;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无论如何,强势出镜对于老牌表演者来说是很好的咸鱼翻身之道——而贝卢斯科尼更是一直深谙此道。如果他的中右翼联盟赢得多数,他将直接选择总理的人选;更有可能的是,他将在中右翼和中左翼的大执政联盟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最引人注目的是,相较于最有可能的其他情形——由M5S领导的少数派政府——这两种情形都被广泛认为是稳定的、可期待的结果。贝卢斯科尼会成为意大利的政治救星吗?不要排除这一可能。

http://prosyn.org/iClq67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