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cemoglu8_ Burak KaraGetty Images_imamoglu istanbul Burak Kara/Getty Images

伊斯坦布尔展示了民主的胜利

伊斯坦布尔—5月6日,由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任命的土耳其高级选举委员会撤销了伊斯坦布尔至关重要的市政选举结果,世界对此有所担忧是正确的。但如今新一轮的投票也已举行,现在轮到埃尔多安发愁了。

最初在今年3月31日举行的地方选举被广泛视为是埃尔多安独裁统治下的公投。在伊斯坦布尔的重新投票结束后,全部结果已经出来。由共和人民党(CHP)领导的反对派联盟在安卡拉、伊兹密尔和伊斯坦布尔这三个土耳其最重要的大城市中获得了胜利。作为该国的经济首都和人口最多的城市,伊斯坦布尔是“重头大奖”。除了它本身的象征意义,伊斯坦布尔还可以为其控制者提供巨大的权力和资源(以及腐败的机会)。正如埃尔多安本人曾表示的那样,“得伊斯坦布尔者得土耳其。”

与菲律宾、巴西、匈牙利、波兰和其他地方的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经历相似,埃尔多安在20世纪90年代担任了伊斯坦布尔市长,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他似乎已经准备采取必要措施来扭转不合其意的选举结果。但是,反对派忽视了那些指望它们来联合抵制重选的群体,而是以更坚定的决心投入新的选举之中,彻底击败了自2002年起统治着土耳其,并且自1994年起便统治着伊斯坦布尔的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P)。。新市长是来自共和人民党(CHP)的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Ekrem Imamoğlu),而超过54%的选票反对来自正义与发展党的前总理纳利·耶尔德勒姆(Binali Yıldırım)。

这一结果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伊斯坦布尔甚至是土耳其,因为它普遍存在于威权民粹主义者最大的弱点上:投票箱。如今的民粹主义者不同于以前拉丁美洲、南亚和土耳其的独裁者,彼时的独裁者身着军装和长筒靴,通过政变来夺取政权。如智利的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这样的早期民主反对者,通过纯粹的暴力手段保住了自己的地位,他们定期谋杀、折磨和监禁任何反对他们统治的人。

与此相反的是,过去20年里的民粹威权主义者是通过选举上台的,他们(通常)不会谋杀对手。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之所以当选,是因为他们清楚地表达了公众对经济不平等的不满,并煽动了文化分歧。他们一旦掌权,便会通过支持选举的示威活动来将自己的统治合法化,而赢得选举的方式是将自己的支持者与其他(不那么有价值的)社会成员区分开来。

当然,问题在于,以选民两极分化为基础的战略并不包括对自由公平选举的承诺,更遑论对公民权利的尊重。尽管如此,重要的是要记住他们最终依赖的是多数人的支持,这正是为什么他们觉得有必要让选举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倾斜,并向媒体施压,让媒体为他们“说好话”。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埃尔多安真实地演绎了这个“剧本”。他通过挖掘土耳其人的不满而获得权力,这些土耳其人宗教信仰更丰富,受教育程度更低,也不那么西方化,他们觉得自己在政治上被剥夺了权利,在经济上被边缘化,在文化上也受到了轻视。(事实上,这一群体的代表几十年来一直享受着各种形式的权力,但在这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野心勃勃。)

埃尔多安一上台便强调他在“人民”中的声望,并且在过去的17年里享受了几次选举的胜利。但是,他也变得越来越独裁。土耳其的纸质媒体和电视台不再有任何独立性,它们的官僚机构、司法和安全团队都由埃尔多安的支持者控制着。

截至目前,这种扭曲竞争意味着埃尔多安可以继续赢得选举,他的合法性建立在民众的支持之上。但当正义与发展党在2015年6月大选中失去议会多数席位时,埃尔多安不得不加倍用力。作为总统,他阻止了联合政府的组建,并强行在一个更加两极化和日益压制的环境下举行新的选举。在这次新的选举中他获得了胜利,他的合法性和权威依然完好无损。

埃尔多安企图通过“故技重施”来扭转伊斯坦布尔的选举结果。但是,在失败之后,他的致命的弱点便暴露了出来。“成也投票箱,败也投票箱”。这正是如今民粹威权主义者的必败点,也是民主重建的起始点。

现代社会中一个明显的例外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治下的委内瑞拉。虽然马杜罗最初是通过选举上台的,但他的统治一直建立在他对军队的控制之上,自那以来,他已经放弃了任何对公众合法性的伪装。巴西、菲律宾和许多其他民粹主义统治下的国家处境并不相同。对他们和土耳其人自身来说,伊斯坦布尔选举是一个重要的教训。

共和人民党长期以来未能有效制衡正义与发展党,因为该党拒绝发展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平台,而是坚持其作为僵化世俗主义政党的传统角色。但是伊马姆奥卢改变了这种情况,他发起了一场积极的运动,聚焦在改善福利、改善市政服务、减少浪费、终结腐败,以及恢复民主(就重选而言)。总之,他的获胜是因为他打破了两极分化、意识形态倒退的局限。类似的注重改善人民生活的务实做法,将会对其他地方的民粹主义者构成重大挑战。

当然,这并不是正义与发展党在土耳其统治的终结。在2023年前埃尔多安还不需要争取连任,他的政党也还强力占有议会中的多数席位。共和人民党必须兑现竞选承诺来增强其信誉,而在埃尔多安每次的破坏企图下,这并非易事。但归根结底,民粹主义者的权力来自民众真实的不满。只有回应而不是忽视这些不满,反对党才能从其民粹主义篡夺者手中夺回民主。

https://prosyn.org/Sz63n6Z/zh;
  1. mallochbrown10_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ow 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

    Brexit House of Cards

    Mark Malloch-Brown

    Following British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s suspension of Parliament, and an appeals court ruling declaring that act unlawful, the United Kingdom finds itself in a state of political frenzy. With rational decision-making having become all but impossible, any new political agreement that emerges is likely to be both temporary and deeply flawed.

    0
  2. sufi2_getty Images_graph Getty Images

    Could Ultra-Low Interest Rates Be Contractionary?

    Ernest Liu, et al.

    Although low interest rates have traditionally been viewed as positive for economic growth because they encourage businesses to invest in enhancing productivity, this may not be the case. Instead, Ernest Liu, Amir Sufi, and Atif Mian contend, extremely low rates may lead to slower growth by increasing market concentration and thus weakening firms' incentive to boost productivity.

    4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