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以色列的孤立繁荣

发自巴黎——以色列给人的印象总带有某种强烈的反差:一方面是“亚洲式”生机勃勃的经济和公民社会,另一方面却是对政治改革发自本能的抵制,无论在国内外都是如此。该国最近还通过一项法律,禁止人民支持任何旨在推翻犹太人定居点政策或建立独立巴勒斯坦国的西方抗议行动。虽然以色列的富裕,活力和自信都如日中天,但其国际地位却也从未如此孤家寡人。

以色列本可以将“阿拉伯春天”视为一个契机,而非某种深不可测的风险。试想如果阿拉伯人民能把自身从那种受侮辱受压迫者的心态中解脱出来,转变成一种充满希望的开放思维,那么就完全有可能接受以色列的存在。但以色列领导人却对这场阿拉伯革命做出了完全负面的回应。在这些领导人眼中,一个本已复杂的区域态势如今变得更加危机四伏,只能更加谨小慎微。

对以色列来说,“阿拉伯民众”显然比像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这样的独裁者更加难以捉摸。虽然其中一些阿拉伯示威民众可能是受到了民主思想的感召,但坦白说,以色列人似乎都认为极端伊斯兰势力将最终得势,而且会比前任更加仇视以色列和西方。

当然,相对于叙利亚当局对本国民众大开杀戒,某些以色列人会认为加沙地区巴勒斯坦人所受的苦难根本不值一提,也无法像去年那样吸引国际社会的同情和关注。但这种对比不应扰乱了以色列的整体外交战略——况且这一战略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负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