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raud1_AHMAD GHARABLIAFPGetty Images_USisraelflagshadow Ahmad Gharabli/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中东政策正确吗?

巴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美国军队撤出了叙利亚北部,再次释放信号表明他的政府在中东只认两种国家利益:遏制伊朗和以色列的安全。

关于前者,美国最近向伊朗的主要地区对手沙特阿拉伯增兵。关于后者,特朗普反复强调他将拿出一个以巴和平计划。这一计划可能成为影响2020年美国总统选战的因素,因此,在上个月以色列议会选举举行、以色列新政府上台后,特朗普必须尽快决定是否兑现他的承诺。

特朗普已要求他的女婿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制定一份详细的和平计划。这与此前的美国外交措施不同——以前,美国的目标一直是引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美国的斡旋下,自主谈判和平条约——但未必是一个坏主意,因为双方都无法依靠自己取得进展。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领导层老化,腐败横行,在2006年的加沙选举中败北,已经失去了做出妥协所需要的合法性。与此同时,以色列也转向右倾,其政府不可能拿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计划提交议会。

理论上,仲裁者可以克服这些障碍。此外,库什纳与以色列关系密切,这可能成为意料之外的有利因素。

历史表明,地缘冲突的获胜方几乎从来不会自愿放弃胜利果实。作为拥有后工业化经济、核武器和坚不可摧的以美同盟的地区超级霸权以色列,这显然意味着它将把自己的意愿凌驾于巴勒斯坦的反对之上。

所有以巴和平协议都不会不考虑这一实力失衡。此外,外部行动方,不管是欧洲大国还是阿拉伯政府,都无法影响这一平衡:欧洲在此问题上莫衷一是,而阿拉伯玩国家基本上都是以色列对抗伊朗的事实盟友。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因此,以色列是解决冲突的关键。但这意味着要说服以色列公众接受在距离本国首都区区15公里的地方建立一个可能成为敌人的外国。

这些考虑有助于解释特朗普政府在最近多次支持以色列,包括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并承认了以色列吞并戈兰高地。库什纳的目标是向以色列证明,他们将和平协议摆上台面时可以信任特朗普。如今,特朗普在以色列比总理内塔尼亚胡更受欢迎,因此美国的办法显然起到了作用。

现在,库什纳的计划已经就绪。几个月前他告诉我,这份计划有50页厚。具体内容仍然是高度机密,但可能接近以色列的立场。因此,以色列的计划可能会给予巴勒斯坦高度自治,而不是全面建国,并保持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大部分定居点。

那么,库什纳的计划是否注定会失败?这看上去可能性很大,因为过去20年中的多任美国总统都无法实现以巴和平。

但我们不能把一切可能排除在外。6月,特朗普政府推出了一份单独的计划,准备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包括未来十年的500亿美元投资。这一计划可能大受渴望经济甘霖的人的欢迎。此外,这是约旦河西岸的“午夜前五分钟”:以色列定居点的不断扩张很快就将扼杀建立有自生力的巴勒斯坦国所必须的领土妥协的希望。

因此,巴勒斯坦人面临一个选择,一边是令人不满的妥协,一边是状况继续恶化(很快便将达到不可收拾的局面)。也许他们会认为,形成协议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至少库什纳的如意算盘便是如此,他一再说,他的计划将“比巴勒斯坦人所认为的更好。”

与此同时,双方都会因为不必回应美国的压力而喘一口气。巴勒斯坦人担心这约等于对以色列俯首帖耳。而以色列知道,对外交持纯交易观点的特朗普希望以色列对他的慷慨报以和平协议上的妥协。

最重要的是,现状有利于以色列,它可以拥有约旦河西岸,而不必决定让巴勒斯坦人成为以色列公民还是住在自己的土地上的外国人。此外,以色列可能会认为,其压倒性的地区军事霸权至少可以向一切和平协定那样确保自己的安全——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一切都取决于特朗普,他曾公开承诺将女婿的和平计划传达给双方。但不管特朗普决定怎样,不管谁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有一件事是明确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无法靠自己形成和平协定,即使是以色列最坚定的美国支持者,现在也承认这一点。所有调停冲突的后续措施,都必须建立在承认这一现实的基础上。

和此前几任总统一样,特朗普很有可能无法确保以巴签订和平协议。但他还是提出了一份协定,而不是仅仅试图从中斡旋,这可以为后来者树立一个榜样。

https://prosyn.org/XvYGP3c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