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约旦方案回归

特拉维夫—法国计划举行一场国际会议重启以巴直接对话,目标直指万难的“两国方案”,这是对一个坚强的幻想的幼稚尝试。但在几十年的失败谈判后,现在应该开始进行成熟的思考了。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社会都不愿妥协。相反,在以色列,高涨的民族主义已经成为任何谈判的主要障碍。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现出极端民族主义要素,要他完成其前任巴拉克和奥尔默特所追求的和平方案绝无可能。至于巴勒斯坦,其支离破碎的政治局面遏制了任何可能的有效谈判。

但即使不考虑当前的环境,也有更为根本性的理由认为以巴和平进程从未产生效果。历史和宗教在冲突中的角色,以及双方争夺领土范围之小决定了几乎没有协调的可能。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巴勒斯坦谈判方不是国家,而是一个不可预测的运动。这个运动缺少制度主心骨,分裂为两端,一端是各个梦想建立一个无边界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派系,另一端是四度(1937年、1947年、2000年和2008年)拒绝建立巴勒斯坦国机会的无能的世俗民族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