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以色列游说团体的同性恋权利伪善

伦敦——正式接纳同性恋是美国在这个保守时代为数不多的几项自由主义胜利之一。联邦政府和美国50个州中的35个现在已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

美国并非一枝独秀。还有19个国家(或国家地区)——其中多数来自欧洲和南北美——制定了允许同性恋伴侣结婚的法律。南非是唯一一个许可同性婚姻的非洲国家,除此之外同性婚姻在亚洲或中东任何地区均为非法,在这些地区公开同性恋身份仍然伴随着极大的危险性。去年,乌干达颁布了一项法律——部分因为美国资金雄厚的福音派传教士的影响——宣布对被抓住的同性性行为者判处无期。在伊朗,鸡奸罪最高可以判处死刑,刑罚同样严酷的还有沙特阿拉伯、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当然还有伊斯兰国等激进团体的势力范围。

因此《纽约时报》12月23日刊登的一则付费广告的标题并无任何不实之处。在一幅可怜巴巴的美国男青年的照片下写着这样的广告语:“哈马斯,伊斯兰国和伊朗杀死像我这样的同性恋者。”广告的最后一行至少也基本算是事实:“在以色列,我是自由的。”事实的确如此——但是由于以色列强大正统社会的反对,同性恋者在以色列还不能结婚。

但这则广告还是有地方不太对劲。付钱刊登这则广告的是正统犹太教士Shmuel “Shmuley” Boteach,一位被戏称为“美国拉比”的颇受欢迎的媒体从业者,经营着一家名叫这个世界的以色列和“犹太价值观”宣传组织。该组织另一位重要人物是谢尔登·阿德尔森,这位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大亨为积极支持以色列的共和党政客捐赠了成百上千万美金。这个世界晚宴上最受青睐的演讲嘉宾包括右翼共和党人士德克萨斯前州长里克·佩里,佩里曾经把同性恋和酗酒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