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花甲以色列

特拉维夫—十年前,在以色列建国50周年之际,经由奥斯陆协议的铺垫,和平进程启动了。由以巴当局在1993年达成的该协议确立了两个民族以领土妥协为基础,共享祖国的国家存在的合法性。人们广泛地认为这一长期冲突正得到解决。

不幸的是,过去的十年见证了这一进程在许多方面的严重挫折。如果对更美好的未来和冲突的解决还有希望,那么个人和民族就都能够承受艰难困苦。但一种突然的倒退可能导致绝望,而这就是我们现今所感受到的。

为什么比以色列-阿拉伯冲突复杂得多的斗争—南非的种族隔离、德国的分裂、抑或是苏联的解体—似乎都已经被化解,通常也不用流血,而中东的冲突在绵延一个多世纪之后,却依然如故?

原因之一是这场冲突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一个民族从一片土地上缺失2000年之后又重新回归,他们也从未停止过将这片领土视为自己的祖国。因此也难怪阿拉伯人,特别是巴勒斯坦人仍然不能从存在和道义上理解他们所遭受的磨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