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以色列的政府鹰派和军方鸽派

普林斯顿—以色列的国防领导者常常认为与巴勒斯坦的和平是国家安全的必要条件。肩负着保持以色列自1967年六日战争以来所占领的领土的重任的军方和安全部门显然支持结束占领的政治措施。但政府似乎没有兴趣追求永久和解。

要理解这一分歧,可以看一看已故的以色列国防军少将、后来担任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主管梅尔·德甘(Meir Dagan)。几年前,我在耶路撒冷一次会议中的研讨会上与时任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一起出席。我右手边坐着德甘,当时他刚刚结束八年的摩萨德主管任期;我的左手边坐着前学者、以色列大使多尔·戈德(Dore Gold)。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两人对如何更好地保证以色列的安全的问题意见强烈相左,在这里有必要概括一下他们各自的观点。

戈德认为,退回1967年前的停战线将让以色列“无险可守”。他坚持说,以色列只有在保持其在约旦河西岸的军事存在并控制约旦河(约旦和以色列及约旦河西岸的界河)的情况下才能抵挡威胁。

德甘反驳说,军方的作用是捍卫以色列边境,不管边境画在哪里。以国防军显然更愿意拥有掌握更多领土所带来的战略优势,但不论条件如何,它都将完成以色列政府授予它的任务。

但德甘更进一步,将“有险可守”原则描述为无视边境另一边的意图和能力的务虚原则。在以巴达成和平协议的情况下,防卫边境的重担将大大减轻,因为以色列将拥有一个认真的跨境伙伴,它们有共同利益避免武装冲突。巴勒斯坦安全部队想必也将为以色列提供重要的安全措施。

德甘的鸽派立场是以色列国防界的老传统。非政府组织“现在的和平”(Peace Now)代表着支持政治解决以巴冲突的以色列人,它成立于1978年348位以色列国防军预备役给时任总理贝京写信敦促他完成于埃及的和平进程。

类似地,1987年至1993年巴勒斯坦第一次抵抗运动(Intifada)后,以色列国防界领导了和平努力。1991年,拉宾——前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总理、国防部长,时任以色列立法会外交和国防委员会委员——提出了全面的地区和平措施。和德甘一样,拉宾认为阿拉伯-以色列冲突是以色列安全的负担,此后,在职和退休军官都领导或参与了与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谈判。

最近,许多前防务高官支持伊朗和所谓的P5+1(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加上德国)就伊朗核计划所达成的协议——而以色列政府强烈反对该协定。事实上,安全界与目前执政以色列的政客之间的这一分歧似乎比以往更大。大部分前防务高官都支持德甘的观点,而政府官员说话都像戈德。

许多宣传组织应运而生推进和平。成员包括数百名前以色列国防军、摩萨德、辛贝特(以色列对内安全机构)和国家警察部队老兵的和平与安全协会(Peace and Security Association)称其使命为“促进以巴冲突的可持续整治方案成为以色列国家安全和社会韧性的关键组成部分。”

成员包括200多名以色列安全精英的非政府组织以色列安全指挥官(Commanders for Israel’s Security,CIS)刚刚出版了一篇名为《安全第一》(Security First)的文章,提出了一套全面的方案复振和平共享约旦河西岸土地的努力。CIS认为,针对以色列的恐怖行动无法光靠军事手段击败,任何和平进程都必须提高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质量。以色列前安全高官也积极参与了由新美国战略重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trategy)组织的研究,为以巴协定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安全计划

一些前官员甚至更进一步:摩萨德前主管厄弗莱姆·哈勒威(Efraim Halevy)认为以色列应该接受“哈马斯的政治现实”,开放与该加沙地带执政组织的对话。类似地,在2012年的纪录片《守门人》(The Gatekeepers)中,六名辛贝特前主管反思了过去几十年中的教训,呼吁与巴勒斯坦实现和平。

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政治领导层并没有因为无视国防界的观点而在选举中受到影响。《守门人》上映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办公室发布声明称他没有看这部纪录片,也不回去看,此事没有掀起任何公众反应。

以色列公众对以色列国防界相当尊重,特别是相对于政府而言,因此选民的漠不关心是一个谜。据中央统计局(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2015年的一份调查,93%的以色列犹太人表示信任军方,而只有40%表示信任政府,更只有22%表示信任以色列政治党派。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一个答案是,在经历了大量失败的措施后,以色列公众已经对和平进程不再抱有幻想。此外,占领区发生的煽动和恐怖主义行为有所加剧。这让现任执政联盟能够论证其深化冲突的政策的合理性——如扩大约旦河西岸的定居计划。

在此背景下,内塔尼亚胡将自己包装为以色列的保护者,将民众对国防界的尊重占为己有。现在,呼吁重新开启和平进程的人必须向公众解释清楚,夺回以色列保护者的头衔。他们是否能够在地区动荡和国内不安全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我们最多只能说还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