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不那么光荣的孤立

巴黎——十九世纪末,大英帝国奉行其所谓“光荣孤立”的政策,反映了其领导人在国际交往中置身事外的决心。拥有经济实力和海军优势的坚强后盾,英国有能力避免在别国事务中纠缠不清。

今天,最新的事态发展显示孤立往往最终演变成一种错误,是政策失败所导致的并不值得艳羡的困境。古巴走出长达数十年的强制孤立是这个岛国的胜利,而朝鲜被抛弃的地位已经令国家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同样,以色列的争议政策和外交风险令这个犹太国家前所未有的孤立无援。受累于各自领导人强烈的自我意识,俄国和土耳其实行的内向政策很可能只会带来损失。

通过启动关系正常化,古巴和美国从两败俱伤——禁运的失败和古巴经济的失败——的魔爪中夺走了胜利。十二月达成的协议使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得以在未作显著政治让步的情况下成功地修复关系。对美国总统奥巴马而言,突破是一个继承其偶像亚伯拉罕·林肯和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衣钵,巩固其作为变革总统地位的机遇——虽然他结束近六十年失败政策的功绩更接近理查德·尼克松,后者在执政期间放开了对华关系。

虽然首任拉美教皇弗朗西斯为促进外交关系恢复作出了贡献,但同样起到重要作用的还有石油价格的下跌。继续孤立会让古巴政权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其主要赞助国盛产石油的委内瑞拉金融资产规模不断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