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孤立之岛

巴黎—日本人和英国人也许很不相同,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两个岛国的命运颇有些相似之处。它们都曾经有过帝国雄心,都对隔海相望的古老大陆怀着深刻的厌恶,都对孤立主义的塞壬之歌毫无抵抗力。不幸的是,如今,两国再一次屈服于孤立主义的危险诱惑。

也许地理决定了命运。作为岛国,英国和日本对于其大陆邻居欧洲和日本总是小心翼翼,且通常带有自负的优越感。历史上,为了补偿其孤立性,两国均存在强势中央政府、强大的海军、充满活力的企业家精神、生机勃勃的文化和帝国雄心。

如今,日本和英国做出一副开放社会状,也是全球化进程的巨大受益者。事实上,两国依然十分内向,沉浸在分离主义的传统文化中。两国均竭尽全力阻挠移民进入,英国的办法是文化隔离,而日本则是断然拒绝。新世界秩序中的各文明越是相互影响,日本和英国就越想冷眼旁观。

在日本,最能体现孤立主义诱惑的便是最近大热的对江户时代的怀旧。江户时代从1600年开始,到1868年明治维新打开日本国门为止。“回到江户”已成为日本人民的主流观点,引发了公众争论,各种写手、专家和历史学家在一旁煽风点火,如东京都副知事猪濑直树指出,日本人在封闭时代比现在快乐得多,完全不必受到物质成功要求和国际地位担心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