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伊斯兰教和/在西方

吉达——数十年顽固的专制统治结束后,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已成为实现权力和平过渡的实例。但突尼斯、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所发生的革命令全世界始料未及。

几个月来“阿拉伯春天”论充斥着西方的政治辩论和媒体。很多定居西方的穆斯林也在密切关注着该地区的事态发展,希望自己的教友也能很快像几十年来自己一样在法治环境下享受到更大的权利、自由和保护。

但谁也无法保证这样的过渡能够和平结束。事实上,利比亚、巴林和也门当前的局势非常令人担忧,在上述国家找到可行的政治解决办法不仅是摆在穆斯林世界、也是摆在西方和整个国际社会面前的难题。

即使如此,今天阿拉伯的群众运动也不是决定伊斯兰世界和西方关系的唯一因素。上述关系还有另外一个层面:西方伊斯兰,也就是生活在西方社会、特别是欧洲的穆斯林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