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摩苏尔之后的伊斯兰国

拉马拉——上周,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伊斯兰国已经被赶出摩苏尔,三年前,该组织正是在摩苏尔宣布成立自封的哈里发国。不久后,伊斯兰国很可能失去最后的据点拉卡,它对拉卡的控制力已经开始大幅下滑。但想当然认为这些失败将导致伊斯兰国或同类暴力极端组织覆灭却是错误的。

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有赖于通过为心灰意冷的人提供意识形态上的目标感吸引年轻人加入其队伍。而事实证明伊斯兰国精于此道,从世界各地吸引心甘情愿为其事业献身的战士——目的是建立一个阿拉伯世界统一的哈里发国家——并鼓励更多年轻人恐怖袭击自己的祖国。

重新夺回伊斯兰国所占据的领土——尤其是夺回曾作为其自封哈里发国“首都”的这座城市——对削弱恐怖组织大有帮助,夺回摩苏尔向世界宣告,恐怖组织不能在事实上将其宗教意识形态转化为真正的地缘政治力量。而且事实上,据美国情报部门的估测显示 ,截至去年9月,从土耳其流向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等组织的国外招募者数量已经从高峰时期的每月2,000人减少到区区50人左右。

但其他恐怖组织——尤其是基地组织——过去的经历显示,即使没有类似于国家的机构,极端意识形态也能够继续存活。他们的赞助者必须改变战术招募队伍并在地下策划袭击活动。但他们仍然能够制造混乱,破坏国家稳定,并对远近平民发起致命的袭击行动。

此外,许多其他志同道合的圣战组织正在同一地区展开行动。比如前基地组织分支努斯拉阵线,也是叙利亚势力最强的圣战组织之一。努斯拉阵线像伊斯兰国一样怀揣建国之梦。这样的努力在宗教层面得到绝大部分非叙利亚籍阿拉伯领导人的支持——比如沙特阿拉伯的阿布杜拉·穆罕默赛——叙利亚战斗人员并没有质疑他所颁布的宗教法令。

努斯拉阵线也从与同它一样希望推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其他组织的联系中获益。事实上,努斯拉阵线目前主宰着一个叫做海耶特·塔里尔·沙姆(HTS)的联盟,该联盟包括64个派别,其中有些派别相对其他派别更为温和。这样的背景下,收复被伊斯兰国所占的领土相当于将相关地区从极端组织手中解放出来的想法显然是十分天真的。

防止这些组织获得他们所寻求的权利不仅要求在军事上将他们打败,还要求我们合作建立政治秩序、加强法治并确保建立代表各方利益的广泛联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这可能需要仔细研究穆斯林兄弟会这个在许多人看来已经渗透到各逊尼派激进团体的国际政治运动,尽管该组织在公众面前一直坚持自己是非暴力运动。

对伊拉克而言更重要的是,阿巴迪领导下的巴格达中央政府必须战胜数十年来分裂该国的宗派势力,在美国领导的侵略行动驱逐萨达姆侯赛因后,宗派势力大大增强。事实上,伊拉克的宗派问题比叙利亚更大,后者是一个以逊尼派为主的国家,执政的阿萨德家族属于什叶派伊斯兰教的阿拉维派少数民族。

清除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主义势力还需要准确估算外部力量,尤其是海湾国家的力量。人们很容易理解最近在卡塔尔和巴林、埃及、沙特及阿联酋之间因为卡塔尔支持圣战组织所引发的分裂反映了这些国家的忠诚度是如何分配的。

但在伊拉克,卡塔尔和沙特两国都反对萨达姆政权,而且公开支持阿巴迪政府。与此同时,来自若干海湾国家的政府和私人民众——包括科威特、卡塔尔、沙特和阿联酋——都与努斯拉阵线密切合作。卡塔尔外长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拉曼·阿勒萨尼否认该国资助努斯拉阵线��但同时公开呼吁其领导人与基地组织保持距离,并由此印证了卡塔尔能够影响该组织的看法。

尽管当前局势复杂多变,但解决冲突的关键可能是十分直接的。首先,国家和地区政府及非政府机构需要设法切断圣战组织的经济命脉。其次,无论谁有可能受到冒犯,人们都需要直面推动上述圣战运动的仇恨和暴力意识形态。

随着伊斯兰国建立哈里发帝国之梦渐渐退去,它对心灰意冷的潜在年轻战士心灵和思想的控制可能正在削弱。但除非各方合作全面让圣战分子名誉扫地并加强政治体制建设,伊拉克、叙利亚和中东其他国家的暴力循环将仍然无法打破。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