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石油正在搁浅吗

伦敦—传统智慧对近期石油价格暴跌的解释是我们正在重复1985—1986年的崩盘,当时,沙特阿拉伯加大了产量,这是它与其他欧佩克成员国纠纷的一部分。这一观点认为,如今沙特阿拉伯正在做同样的事,以应对因为美国页岩油生产而失去市场份额的局面。

但另一个相似之处更加重要——并且对石油的长期价格存在重大影响。最近的油价暴跌让人想起了煤炭价格崩盘——从2008年每吨140美元的短暂高点下跌到今天的每吨40美元左右——煤炭价格崩盘导致一些煤炭储量“财务搁浅”,即开发它们的成本超过了潜在回报。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煤炭价格下跌的原因是长期环境政策,包括旨在减轻气候变化的措施降低了煤炭需求。中国改善空气质量的努力,美国碳和汞排放标准,更加廉价的天然气,以及不断增加的可再生能源投资都在遏制煤炭在能源市场上的份额。

石油市场上也许也在发生同样的机制。随着政府日益感到压力要采取行动遏制气候变化,化石燃料需求可能降低,而这可能导致价格被抑制的时间长于行业预期——也许将永无翻身之日。

诚然,一些批评者——包括英国经济学家迪特·赫尔姆(Dieter Heim)——否定了资产价格搁浅的可能性。他们主张,由于没有严肃的国际措施降低排放、石化市场的周期性质、投资者的短视以及大部分石油资产属于国有这一事实决定了遏制气候变化的政策不可能对石油价格产生冲击。

这些观点轻易就能驳倒。首先,尽管在近期国际社会不可能形成关于碳排放定价全球机制的一致,但其他类型的环境政策已经开始影响石油需求。

这是一个关键趋势,因为即使是供给或需求的微小改变,也可能引起石油价格的大幅波动。油价从2014年的每桶120美元下跌到今天的每桶35美元以下是因为供求平衡发生了2%的变化(大约每天两百万桶)。这体现在沙特阿拉伯每天增产一百万多桶,以及欧盟强制实施的效率措施上,后者部分是为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让需求下降了相当的幅度——大约每年1.5%。随着政府加大马力兑现根据巴黎气候协定承诺的目标,类似的措施在其他地区也会实施。

其次,尽管石油价格可能具有周期性,但能源市场的结构变化制约破坏价格上涨。另类交通技术,包括电动车、静态电池(static batteries)和混合动力方案,已经让石油变得不再那么必须。

第三,尽管许多投资者都存在短视,但石油行业资源的开发很容易就会达到十年以上。这意味着来自今天的资产的“安全”现金流最后可能被用于投资于搁浅风险显著更高的下一代高成本资产。

最后,许多石油资产为国家所有这一事实并不能保护将钱投资到公开上市交易资产的投资者。政府可能出于战略性理由一直持有无法盈利的资产,但拥有部分私有化的国家企业的投资者并非如此。此外,长期价格下跌的首当其冲者将是高成本生产商,其中许多是公开上市交易企业,这让投资者的风险更大而非更小了。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大宗商品市场一再表明,它们极易受到价格下跌预期的影响。考虑到遏制气候变化影响的政治压力,聪明的投资者将密切关注可能导致需求下降的政策信号以及他们的资产财务搁浅的可能性。

认为只有在长期才可能发生搁浅食为先的。这样做会可能让投资者处于和皮博迪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最后的股东相同的境地。皮博迪能源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私有煤炭公司,目前正处于破产边缘。皮博迪能源公司仍然在营业,因此在技术上并未搁浅,这一事实也许对于其股东来说没有多少安慰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