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保守主义是否寿终正寝?

新保守主义曾经是布什政府里那些鼓吹采取攻击性的外交政策、大规模军备开支、蔑视国际法和组织、攻击福利国家以及回归“传统价值观”的人的团结标志。那么,随着布什时代的民意支持率直线下降以及越来越多的官员从政府中辞职,新保守主义运动是否也走完了它的历程?

新保守主义是由传统形式的保守主义各种不同的前提中发展而来的。因为改革可以成为“我们”遗产的一部分,所以传统保守主义也会适应变化,甚至以能够连接过去和未来为荣。相比而言,新保守主义的追随者对于埃德蒙德·柏克所称的连接“逝去的人、活着的人和尚未出生的人”的纽带毫无兴趣。恰恰相反,他们是革命者,或者,更多的是“对抗革命者”,意在重塑美国和世界。

事实上,从某种程度而言,欧文·克里斯托、诺曼·波德霍雷茨和老一辈的新保守主义政治家,当他们还是年轻的托洛茨基主义者时就被他们反对的共产主义教条所限制。他们的“党派”或派系的美德并不需要复杂的正当理由。新保守主义代表“美国的价值观”,而批评家仅仅为“自由主义的敌人”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辩解”。

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未来的新保守主义者与民主党同样激烈地反对共产主义、接受民权运动并且支持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新政的福利国家政策。颇能说明问题的是,有影响力的新保守主义者理查德·派瑞2003年的时候说他 仍然 是一名注册的民主党党员,这是出于对体现了这些诺言的强有力的前参议员亨利·杰克逊的“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