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以色列正如何失去美国的支持?

特拉维夫——已故美国外交家乔治·鲍尔曾经说过以色列需要从其自身“不由自主”实行的自杀式政策中被拯救。在一篇1977年《外交事务》杂志刊载的文章中,他呼吁美国不偏不倚地推进阿以和平。但尽管鲍尔有关以巴冲突问题的现实立场在美国国务院官员中屡见不鲜,但却一直被视为美国政治体制的禁区,现有政治体制长期以来就以色列问题达成了几乎神圣的共识——至少持续到目前为止。

可以肯定,在某种程度上,鲍尔的立场只代表极少数。归根结底,美国从未动摇保持以色列“军事能力质的优势”的决心。事实上,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打破了为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的所有历史记录,尽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从不愿利用美国纳税人资助的军事优势承担合理的和平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仍然在为以色列目中无人的吞并政策提供支持。

但情况肯定已经发生了变化。目前美国政界对巴勒斯坦问题的看法高度分化,年轻一代更多地看到偏执的以色列欺压被剥夺权利的巴勒斯坦人,而逐渐淡忘了最初的犹太复国主义史诗。对他们来讲,以巴冲突已经成为某种人权问题——而且这种人权问题还备受争议。以色列的辩护者正面临着大学校园的亲巴勒斯坦行动主义,而这种状况是从学生抗议越南战争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2014年一项盖洛普民调显示,虽然占微弱多数的美国人认为以色列有理由在2014年袭击加沙,但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却仅有25%持上述观点;高达51%的30岁以下民众公开宣称以色列的行动缺乏合理性。2014年布鲁金斯学会一项民调显示,高达84%的民主党和60%的共和党更倾向于一国解决方案,也就是由单一民主政府保障所有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人享受平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