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兴奋剂

现在讨论体育运动中的违禁药物问题似乎有了一个常规的季节,它每年和环法自行车大赛一同到来。今年,领骑运动员、两名其他选手和两个车队由于未能通过或错过药物检测被勒令或自动退出比赛。最终的获胜者,阿尔伯托•孔塔多本人也被爆去年的药检结果呈阳性。如此之多的顶尖自行车运动员都被药检为阳性,或在退役以后的安全情况下承认他们曾使用过违禁药物,以至于人们真的要怀疑要在这一运动项目中保持竞争力除了服药可能就别无他法了。

在美国,一场辩论正因为棒球运动员Barry Bonds向其职业生涯全垒打的前无古人的纪录迈进而更为激烈。Bonds的赛场表现得益于药物和人工荷尔蒙已是众所周知了。他常常被球迷们奚落和嘲笑。许多球迷都认为职棒大联盟主席Bud Selig对于任何Bonds可能逼平或打破纪录的比赛都不应出席。

在精英运动员的层面上,冠军与亚军的成绩差距微乎其微,但它又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压力之下的运动员们都不惜代价地争取超过对手的些微优势。我们因而有理由怀疑获得金牌的并非那些不使用药物的运动员,而是那些以最成功的方式管理药物的使用从而最大限度提升运动成绩而又不会被发现的运动员。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3MRK0mo/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