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阿拉伯”不可避免吗?

是什么力量使得生活在西方的穆斯林容易受到极端主义的蛊惑?西方穆斯林崛起的一代的体验究竟是什么,从而导致一小撮人把暴力视为其经济和政治困境的解决之道、而自杀是它们的报偿和拯救呢?

英国即将纪念伦敦爆炸案一周年。它为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提供了先例。对于年轻的英国穆斯林来说,我们这个全球化世界对主要的信仰提出了挑战,破坏了他们的身份认同并且因此鼓励一种防备性反应。当然,英国国籍保证了言论自由和少数人权利,年轻的穆斯林因此当仁不让。但是,他们利用这种自由来加深与他们所继承的穆斯林身份的封闭世界的家族和文化、特别是政治上的联系。

在实践上,这就意味着许多年轻的穆斯林完全专注于阿拉伯以及穆斯林世界的事件。他们看到的与我们的一样,那就是这个由专制国家构成的地区看起来是腐败而又陷于瘫痪。但是,他们还看到了一种来自西方的、前所未有的敌意。那里的政权一个接一个地风雨飘摇或者面临动荡。先是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巴勒斯坦,现在轮到了伊朗。所有这些国家都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受到了攻击。结果,对于无数年轻的穆斯林来说,西方的战略选择看起来本质上是反伊斯兰的。

这种对中东问题的专注是英国大学、清真寺以及网站中年轻穆斯林政治的核心。尽管大部分人并不支持巴基斯坦的穆沙拉夫、埃及的穆巴拉克或者沙特家族,但是他们把西方对这些领导人的批评视为伪善,其目的在于操纵和边缘化。毕竟,西方并不真的想要把这些政权逼得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