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哲学家国王和哲学家总统

伦敦—我最近和爱尔兰总统希金斯碰了面,他在一个场合演讲时把他新提出的“伦理计划”(ethics initiative)与我和犬子合著的《多少才够?钱和好生活》(How Much is Enough? Money and the Good Life)相提并论。他的深思不辍令我动容。事实上,这位爱尔兰总统一直热衷于参与思想活动柜,其他国家的首脑也应该效仿,

去年5月,希金斯对芝加哥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们说,他们学习的是一门畸形的学科,从伦理和哲学的基础上就是被扭曲的。“最近的经济和金融剧变,”他说,“凸显出主流经济学及其关于自我监管的市场、特别是基本不受监管的全球金融市场的可持续性的关键假设所提供的知识工具的缺陷。”接着他提出一个“对目前全世界各大学经济系所教授的经济学的某些关键假设的批判分析。”

极少有其他国家首脑能像他一样如此准确地直击经济学的缺陷并且旁征博引论证自己的观点,不仅引用亚当·斯密,更是引用了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托尔斯坦·凡伯伦(Thorstein Veblen)和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

毫无疑问,希金斯作为学者的经验极其著名诗人的地位令他在国家首脑之中鹤立鸡群,能够以他人所不能的方式游刃有余地与顶尖思想家周旋。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认识到政治领袖也应该是其祖国乃至全世界的思想领袖和文化领袖。知识领导力应该成为所有名义(非执行)国家首脑的主要功能、令他们“名副其实”的主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