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伊拉克式利比亚

日内瓦—当革命成功的利比亚展望未来的时候,伊拉克是一个危险的先例。结束了42年独裁统治的利比亚正如2003年萨达姆倒台后的伊拉克,要将它建设为生机勃勃的民主之邦,光有美好愿景是断然不行的。利比亚需要有组织的建国计划,西方各国也要拿出现实的决策。

从一开始,利比亚就缺少过渡所必须的要素——相对团结的领导层、活跃的公民社会以及民族团结。没有这些要素,利比亚就找不到自己的根,与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相似,利比亚也将遭受旷日持久的政治分裂和动荡的社会失序,还有多层次的地缘政治危机。

要避免这些结果,首先需要一个强大的政治中心。但是,从2011年2月起义爆发以来,利比亚就一直处于政治分散状态。利比亚缺少能够担起起义领导重任、种下后独裁时期政治根基的公民社会,这一问题在突尼斯和埃及(更加严重)也出现过。

显然,利比亚的过渡因为北约的干预而遭到了进一步的妨碍,北约的干预使得利比亚的群众起义迅速地演变为精英领导的、受外部势力支持的运动,而没有发展为突尼斯和埃及这样的线性革命过程。因此,尽管受到了大量的国际支持,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NTC)仍然缺乏形成可靠政府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