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伊朗和英国谁示弱了?

当评论家们批评英国向伊朗屈服,在上周释放15名英国水兵的问题上让其赢得一场羞辱性胜利的时候,真正的情况似乎却恰恰相反。要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应该从危机发展的伊朗国内政局大背景说起。

伊朗真正的问题在于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伊斯兰语中称为Pasdaran)和巴斯基民兵。这些“强力”机构是伊朗国内保守派的政治基础。作为对其支持的回报,像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允许伊斯兰革命卫队壮大为一个半自治的国中之国。今天它是一个庞大并且涉足广泛的单位,控制其自身的情报部门、制造业和进出口公司,很像俄罗斯的克格勃和中国的军队。自登台以来,现总统内贾德送给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下属公司几十亿的未经过招标的合同,使得在伊朗国民眼中本已盛行的腐败变得更加猖獗。

大家普遍认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所以让狂人内贾德走上现在的总统宝座是为了制约前总统拉夫桑贾尼,但是自从内贾德在犹太人大屠杀的问题上大放大放厥词,并且把伊朗越来越推向孤立的深渊,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现任总统出身于伊斯兰革命卫队(确切地说,是圣城旅的拉马赞分队),并且依靠该组织和巴斯基民兵的帮助通过打击自由派政治对手来巩固他的权力。

没有人能确切地知道为什么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会在三月底抓走15名英国水兵。有些人猜测这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或者海军面对一个局部的机会而自作主张。伊斯兰革命卫队可能需要有一些谈判的筹码来换取释放其被关押在伊拉克的成员。但是它看上去并不像是一起突发事件,因为抓捕正好发生在安理会刚刚通过一项针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之后。这些制裁措施针对性非常强,不仅制裁了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子公司和金融机构,比如弹药和冶金工业集团,塞帕银行,从事核或弹道导弹活动的机构,还制裁了一系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高级指挥官,包括革命卫队副司令Morteza Rezaei、参谋长Ali Ahmadian中将和巴斯基民兵司令Mohammad Hejazi准将。通过冻结伊朗国外的资产,联合国这次真正击到了伊朗钱袋子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