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nami159_Pool  Press Office of Iranian Supreme Leade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_soleimaniirangeneral Pool/Press Office of Iranian Supreme Leade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苏莱曼尼的死改变了什么?

发自特拉维夫—我们已不再生活在一个各方会正式宣战的年代。而美军无人机击杀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也是伊朗国内声望极高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也只是美国连同其盟国与伊朗及其众多代理人之间绵延数年的多战线战争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在这场不宣之战的过程中双方动用了各类战术,从针对性的杀戮和网络攻击到经济制裁和基础设施破坏。2008年2月,以色列和美国联合行动刺杀了黎巴嫩真主党(伊朗在黎巴嫩的最强大代理人)二号人物,幕僚长伊迈德·穆格尼耶(Imad Mughniyeh)——苏莱曼尼当时其实就站在穆格尼耶旁边。随后据称以色列暗杀了四名伊朗核科学家,然后(很可能与美国共同行动)用恶意计算机病毒打击了伊朗的核设施。

而伊朗方面则长期将以色列国外的犹太社区视为正当袭击目标。1994年,一支由伊朗支持的小分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犹太社区中心引爆炸弹,造成85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据信苏莱曼尼本人则组织策划了2012年在保加利亚布尔加斯对一辆运载以色列游客巴士的自杀炸弹袭击。

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退出2015年核协议后发布了一系列全面封杀伊朗的制裁,对此伊朗对西方石油利益发起了一场消耗战,(据称)于去年9月袭击了沙特的石油设施,又在公海上扣押了多艘油轮。但最重要的是,伊朗一直在建立一支呈新月形排展开的代理势力,从黎巴嫩一直延伸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再到也门。

而苏莱曼尼则是这一策略的策划者。在他的领导下,伊朗帮助真主党增强了其导弹战力,果断采取干预行动力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支持一直在也门与沙特联军作战的胡塞族叛乱分子,还重建了众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据去年卸任的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埃森科特(Gadi Eizenkot)所说,苏莱曼尼还计划在叙利亚与以色列接壤的边界地区集结10万名代理武装战斗人员

鉴于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不愿在中东发动进一步战争,因此美国几乎没有出手阻挠伊朗的宏伟区域战略。于是这项任务被留给了以色列,该国数月以来一直在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朗目标实施空袭。但事实上埃森科特的继任者阿维夫·科查维(Aviv Kochavi)就曾公开警告说,以色列正在进行的自卫措施可能会引发一场全面战争。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特朗普一直拒绝对伊朗于2019年6月击落一架美军无人机的做法做出以牙还牙的回应。但他似乎在一名美国公民上月在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组织“真主党旅”对伊拉克基尔库克一个军事基地的袭击中丧生后改变了立场。美国首先对该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据点进行了打击,苏莱曼尼的应对则是组织一批民众“自发”闯入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鉴于此类事件,美国策划击杀了苏莱曼尼及其合作者,伊拉克“真主党旅”最高领导人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以先发制人的行动来制止伊朗对美国目标的进一步攻击。

那么此举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一方面,苏莱曼尼的死几乎不会改变整场游戏。“伊斯兰国”组织在其创始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死后并未分崩离析。同样,自2008年中情局和摩萨德刺杀穆格尼耶以后黎巴嫩真主党反而日益强大而且更具威胁,而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组织在2004年以色列杀害其创始人之一艾哈迈德·亚辛(Ahmed Yassin)后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美国这次是对伊朗的要害处狠狠地挥出了一拳。作为该政权区域战略的具体体现,苏莱曼尼对伊斯兰共和国的象征意义可能仅次于最高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照哈梅内伊的说,苏莱曼尼是位“活着的革命烈士”,而长期担任高级政治职务的他也很难被取代。

尽管如此,美国和伊朗都对一场全面战争不感兴趣。伊朗势必会进行报复,但大概只是为了维护其助力者和代理人的士气,也会必将谨慎拿捏以免引起无法控制的升级。否则,该政权将正中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inyamin Netanyahu)的下怀,因为后者一直渴望将美国拖入一场代表以色列的战争。过度的反应还可能导致伊朗被逐出叙利亚,这显然也不是维护苏莱曼尼区域战略遗产的最佳方法。

德黑兰没错有许多激进分子和强硬派,但这些人不一定是非理性的。伊朗目前对特朗普挑战姿态的反应本质上还是要将冲突压制在可控范围之内,寄望于民主党能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重掌白宫并重启核协议。

而对于经常把对军事缠斗的厌恶挂在嘴边的特朗普来说,尽管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警告说“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但一场定点击杀行动似乎无法说明总统改变了主意。相反,这似乎恰好符合他的喜好,因为这让他可以向选民吹嘘自己的勇气和果断。作为真人秀电视明星,特朗普深知杀死一个知名人物可比对一个所有受害者都不知姓甚名谁的军事基地实施空袭产生更大的媒体影响,更不用说一场将美军部队至于风险之下的行动了。

https://prosyn.org/VkKg3b8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