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神和女人

普林斯顿—我的祖母是维也纳大学第一批学习数学和物理学的女学生之一。1905年她毕业时,维也纳大学授予她最高荣誉——刻有帝国首字母缩写的戒指。但在此之前,从未有女生获得过如此殊荣,约瑟夫皇帝从未破过例。

一百多年过去了,你可能会认为,我们早已克服了女人不适合某个研究领域的最高等教育的陈腐观念。因此,30所伊朗大学禁止女学生选修70多门课程——包括工程学、核物理学、计算机科学、英语言文学、考古学、商学等——的消息不可谓不令人不安。在伊朗律师、人权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伊巴迪(Shirin Ebadi)看来,这项限制是伊朗政府制约女性走出家门机会的政策的一部分。

让禁课令显得尤为可笑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伊朗本科学生的女生:男生比例为全世界最高。去年,在所有通过大学入学考试的学生中,女生占了60%,在传统上男生占绝大多数的专业(如工科),女生的表现也极为出色。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fter entering your email, you'll have access to two free articles every month.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subscribe now.

required

By proceeding,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Terms and Conditions.

Log in

http://prosyn.org/cBCnuS9/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