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nian worshippers raise their fists 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伊朗人民的最好的希望

伦敦—对于最近的伊朗示威——这是自2009年大运动(Great Movement)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有一件事相当不同寻常,那就是示威者所针对的人,也许就是发动示威的人。伊朗的极端保守神权领袖似乎认为,通过在他们的核心地带煽动针对经济的愤怒情绪,就可以破坏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但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他们没有预料地奥伊朗人民对于现状、特别是他们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深深的不满。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必须明确一点,尽管示威规模巨大,但要想推翻体制根本不可能。伊朗安全部队太强大,系于当前制度的利益太巨大——当前制度让他们能够控制伊朗经济的巨大部分。

此外,示威者基本上是乌合之众,且没有明确目标。不管西方力量给予他们多大的鼓励,示威的必然结局是伊斯兰教强硬派能够捍卫自己的权力基础,伊斯兰革命卫队能够捍卫对伊朗大部分国家资产和安全动作的控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会改变。也不意味着西方没有可以作为的地方。

比如,有可能鲁哈尼将最终下台,或者被迫,或者出于主动选择。但这并不能算是示威的成功。毕竟,鲁哈尼被认为是伊朗的温和统治者,而在宗教精英眼中伊朗的宪法并不来源于世俗。如果保护政府的宗教纯洁性——以及他们的不义之财——需要残酷镇压自己的人民并让伊朗回到黑暗时代,那么将因此成为统治者的极端分子肯定会迫不及待地这样做。

不管鲁哈尼是否下台,很显然现状无法永远维持下去——事实上,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了。伊朗人民被告知,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将结束经济困境。但是,部分由于持续腐败——伊朗在腐败方面位列全球最严重的四分之一国家行列,伊朗年通货膨胀率超过10%,年轻人失业率高达25%。据盖洛普(Gallup),只有伊拉克和南苏丹人民对未来比伊朗还要悲观。

到目前为止,鲁哈尼一直不愿或无法利用总统权力来改革伊朗。但在示威中,他有比以往更大的动机改善国内经济状况。如果他失败的话,伊朗可能会面临更大的示威潮,涌现出更强大的领袖和更明确的目标。

伊朗的任何经济改革措施都必须认识到伊朗扩张主义外交政策的荒谬性所带来的昂贵代价。资助也门代理战争、支持黎巴嫩政党和恐怖组织、以及寻求主宰叙利亚和伊拉克让伊朗每年都要付出几十亿美元。因此,示威者喊出“随叙利亚去吧,想想我们自己”的口号也就不足为奇了。

伊朗人民不是唯一对国家外交政策质疑的人。许多西方和中东政府也高度关注伊朗的行为,这表明国际规范不认可这是尊重国家主权的行为。伊朗公开威胁要摧毁美国和海湾国家显然是无助于事的。

伊朗问题重重的外交政策不是管理不善的结果,而是不良意识形态的结果。事实上,其根源是两个根深蒂固的概念。首先,伊朗领导人认定全球地缘政治是零和博弈——这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不谋而合。(这一共同性也许能够解释为何俄罗斯和伊朗之间能够结成紧密联盟。)其次——也是更危险的是——伊朗领导人相信他们拥有将什叶派穆斯林统一在一个哈里发之下的神授权利。这导致了一个敌意政权,将邻国的成功一概视为威胁——并不惜发动战争。

伊朗领导层将极不情愿放弃伊朗在过去十年中所获得中东的主动权(forward position),体制中的强硬派将这些“桥头堡”视为至关重要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资产。但在当前的示威潮中,西方有机会促使伊朗收起地区野心,专注于令人绝望的国内局势。如果达成协议,现有制裁可以缓和;如果伊朗领导人拒绝让步,可能增加新的制裁。

平心而论,如果宗教极端拍控制伊朗政府各层,基于伊朗经济前景的诉求便不啻对牛弹琴。但如果鲁哈尼不下台——或由另一位温和派取代他——那么这些压力有望提供足够的掩护,让伊朗收回外交冒险主义并改革国内经济。这将让伊朗内部爆发严重暴力的风险最小化,同时也能刺激对宗教极端派的反对情绪。

伊朗正站在一个转折点上。世界必须向其政权传递一个明确信号:停止动摇中东地区,帮助自己的人民实现繁荣。

http://prosyn.org/V6Hrm8c/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